第四百四十章愿赌服输云凤柔情(1/2)

加入书签

  “三弟,输啥都不能输了气势!”皇甫云得意的笑道。

  皇甫雷急忙挺起腰身,倒是有模有样的,随后抓了把莲子,又递到段如霜面前。

  段如霜惨叫一声:“你们三兄弟不会是合起伙来想灌醉我一个人吧!”

  “这样就不好玩了!”文珠儿说道。

  “那好!”皇甫雷便把莲子放置在文珠儿的面前:“珠儿姐姐你替段大哥求情,那就由你来猜吧!”

  文珠儿寻思了一会,说道:“单!”

  皇甫雷开始数,最后没有落单的莲子,便兴奋的哈哈大笑道:“珠儿姐姐,认输吧!”

  正当文珠儿苦着脸的时候,段如霜说道:“等一下!”

  说着,段如霜抓起皇甫雷的手臂,在他袖子里甩出一颗莲子:“雷弟,小孩子才会耍赖呢!”

  众人哈哈大笑,文珠儿拿起那颗莲子:“皇甫雷,你敢跟我耍赖,我是平时对你太好了是吧!今天来赴宴所有的人,你都要敬一杯酒!”

  “两百多个人呢!”皇甫雷哭丧着脸。

  “你不号称千杯不醉吗?这点酒别跟我装可怜!”文珠儿白他一眼。

  皇甫雷只好起来,挨个去敬酒了,嘴里嘀咕着:“敬酒的功夫,你们都得玩好几轮了!”

  本该皇甫雷继续做东家,不过他去敬酒,便轮到文珠儿做东家,她抓起一把莲子,放在了皇甫云的面前:“我就不信,你能看出朵花来,快猜!”

  皇甫云的确看不出来,便随便猜了个双。

  结果是单,文珠儿可是兴奋坏了:“皇甫云,雷弟是向每个人都敬一杯酒,你得敬三杯!”

  愿赌服输,皇甫云也只好起身去敬酒,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满场敬酒了。

  文珠儿大笑道:“看到没?我已经让皇甫家的两个兄弟都喝尽兴了!”

  “云兄和雷弟都去敬酒了,那就从风大哥开始吧!”段如霜说道。

  皇甫风便抓起一把莲子,递到闻且面前:“闻少帮主,你来猜!”

  闻且知道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回头对马麟成说出答案,而马麟成则说道:“我家少帮主猜是单!”

  皇甫风摊开手掌,露出两颗莲子:“一杯即可!”

  “风少侠的速度真是让我等佩服,竟没看出只抓住了两颗!”任逸惊呼道。

  马麟成说道:“我代我家少帮主喝!”

  “马长老,女人才能由男人代喝呢,除非你们家少帮主是女人,我们才同意!”无燕笑道。

  闻且看她一眼,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毫不含糊,抓起一把莲子直接凑到无燕的面前。

  无燕抱着双臂:“小乞丐,我猜是单!”

  闻且放下莲子,用肉眼可数的速度数完,得意的看向无燕。

  无燕耸了耸肩:“愿赌服输,怎么个喝法?”

  闻且伸出三根手指,就算不懂唇语的人,也能看明白他说的是三杯。

  “对敌人仁慈,可就是对自己残忍!”无燕喝完,抓了一把莲子,“闻且,你来猜,不论是你输,还是我赢,都以一坛酒打底!”

  金瑶凑到文珠儿的耳边:“他俩有仇啊?”

  文珠儿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啊!”

  闻且捡起盘子旁边洒落的一颗莲子,寓意便是单。

  无燕将手摊开,莲子的数目是九,刚好是单,无燕又输了,闻且虽然没有多少表情,但是那双晶亮的眸子却闪烁着些许得意,无燕只好拿起一坛酒:“一坛酒,还难不倒我!”

  “无燕,一坛酒太多了些!”江圣雪担心的说道。

  “喝多少是我定下的,我无燕愿赌服输!”说着,就捧起酒坛子开始大口大口的喝。

  此时,皇甫雷也已经回来了,他看着无燕在喝一整坛酒,一边坐下,一边说道:“大哥,谁啊这么狠,让无燕姐姐喝一大坛!”

  “闻且!”

  “我记得他们好像有过节来着!”皇甫雷低声嘟囔了一句。

  无燕喝完一抹嘴,脸也泛了红,抓起莲子就放在闻且面前:“猜!”

  闻且看她这幅样子,不知道为何,就是觉得好笑,看她这副不认输的样子,便跟从前一样只拿起一颗莲子,猜的还是单。

  这次无燕摊开来,大笑道:“我都不用数,就知道你输了!”

  原来这次无燕抓莲子的时候,是有意控制了一下数目。

  闻且看她得意的样子,拿起一坛酒,对她晃了晃,无燕得意的说道:“上次是一坛,这次可是两坛!”

  闻且勾了勾嘴角,只好又拿起一坛酒,马麟成急忙说道:“酒得慢慢喝,这一下子就喝两坛酒,是会醉的!”

  “小乞丐要是怕醉,就认输吧!”

  闻且不顾马麟成的唠叨,开始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这一次,闻且可不打算再跟无燕继续纠缠下去了,这姑娘总是一坛酒两坛酒的,玩得太大,容易闹得不欢而散!便递向了星沫苍月。

  星沫苍月毫不犹豫的说了个双。

  闻且摊开手掌后,果然是双,闻且只好又喝了一杯酒,他又让星沫苍月猜,直到又猜了三把,才让星沫苍月喝下了今天的第一杯酒。

  这回轮到星沫苍月做东家,他抓了一把莲子,看了一眼衙门的六个人,便递到了金瑶的面前:“这位姐姐你来猜吧!”

  终于轮到自己了,金瑶别提多兴奋了:“单单单,一定是单!”

  结果摊开手掌后,真的是单,金瑶兴奋的倒了六杯酒给星沫苍月,说道:“你三杯,我三杯,分别敬你、初雪妹子,还有星前辈!”

  二人喝光酒后,依旧是星沫苍月做东家,这一次他又递到了方均不的面前。

  方均不想了一下,说道:“双!”

  不过这次终于不用星沫苍月在喝酒了,他松了口气,只让方均不喝了一杯。

  轮到方均不做东家,他倒是把手放在了江圣雪的面前:“反正大嫂输了,也是风大哥代喝,我就不怕得罪风大哥了!”

  江圣雪手托着腮,也在仔细观看着方均不的手,最后笑着说道:“双吧,我随便猜的!”

  结果是单,方均不倒是很自觉地倒了一杯酒递到皇甫风的面前:“风大哥,你看我没有为难你吧!”

  皇甫风一饮而尽后,自然是轮到江圣雪来做东家,她抓了几颗莲子递到金瑶面前:“瑶儿,你来猜!”

  “如果刚才我没有看错,一定是单!”

  江圣雪摊开手掌后,果然只有五颗:“瑶儿的眼力可真好!”

  “无敌旋风狼嘛!小狼崽子的眼力能不好嘛!”段如霜调笑道。tqr1

  “段如霜,哪儿都有你!”金瑶笑骂道,“圣雪,我也不让你多喝,就半杯,如何?我陪你喝一杯!”

  “方才苍月弟弟输了,你也陪着一起喝,我看瑶儿你就是想喝酒吧!”江圣雪无奈的笑道。

  两个姑娘对着喝起了酒,不过江圣雪只喝半杯,皇甫风倒也没阻拦。

  还是江圣雪做东家,这一次她可抓了一大把,还掉了好几颗,放到了任逸的面前:“任捕头,你来猜,猜错了的话,可是要喝上好几杯酒的!”

  任逸笑道:“双,如果我猜错了,风大少奶奶说喝几杯,任逸我就喝几杯!”

  江圣雪一颗一颗的数了起来,总共十三颗:“任捕头,你可输了呢!不多不少,就三杯酒吧,第一次来到桃庄做客,我们夫妻二人就一人陪你一杯!”

  江圣雪都发话了,皇甫风只好任由江圣雪把酒给他倒满,不过他只让江圣雪喝半杯,剩下半杯自然是由皇甫风代劳。

  任逸输了,自然要做东家,他抓好莲子,点名给了星沫初雪:“这位姑娘,你来猜吧!输了的人,同样也喝三杯酒!”

  星沫初雪毫不犹豫的说了个双,结果任逸数了数,真的是双,只好愿赌服输喝下三杯酒,他不信每一次星沫初雪都能猜对,跟闻且对决星沫苍月一样,同样猜了三次后,星沫初雪才因为猜错而喝下三杯酒。

  这次轮到星沫初雪做东家,而她点名让金瑶喝:“无论对错,我都回敬姐姐三杯酒!”

  看得出来,星沫初雪喜欢金瑶的性子,果然,即便是金瑶猜错了,星沫初雪还是陪金瑶喝了三杯酒。

  这时皇甫云也敬完酒回来了,金瑶刚好点名皇甫云:“皇甫云,你来猜!”

  皇甫云笑道:“我才刚回来!”

  “那我可不管,快猜快猜!”

  “单,如果不是,我大哥代我喝!”皇甫云可怜巴巴的看向皇甫风。

  皇甫风倒是把脸转了过去:“圣雪,你感觉怎么样?”

  “夫君,就喝了一杯酒,我当然没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