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抉择难(1/2)

加入书签

  花袭人的冷淡,让韩母越地心中不喜。

  若说从前她还对花袭人感激怜惜,但渐渐地,她心中就只剩下不满了。就算韩清元入西北军中,不仅没有出任何意外,反而迅速荣耀归来得了六品官阶,成了京城小有名气的少年才俊,她的心底态度依旧不曾有所转变,更别谈有感激之心了。

  为什么?

  因为花袭人太冷淡了。

  在韩母看来,韩清元如今有了成就,花袭人一个孤女,就应该赶上来巴结,借着这由头与韩家人重修旧好才是明确的选择,但花袭人却只是让人送了点普通贺礼,本人却连面都没有露一下。

  韩清元上门相邀,她也拿乔不来。

  这让韩母觉得想不通,也觉得心中十分难受——花袭人她凭什么呢?她不过就是一个孤女罢了!

  后来崇安候府给韩家了邀请帖,韩母自然不会提出带花袭人去。她自认为自己没错儿。韩清元受捧、韩丽娘得靖王妃娘娘喜爱,韩家还没多高兴一会儿呢,那暗香来又折腾出来了许多道道儿。

  这一回,花袭人真的没给出半点消息给韩家。

  韩清元不高兴,韩丽娘更不高兴……

  这让韩母心中如何好受?

  那花袭人就不能消停点儿吗?!总是这样那样的事!将一个卖花铺子弄出的风头还未过去,韩清元回来又说花袭人的亲人可能都不在人世了。将自己关起来内疚自责了好些天!

  他的那阵子绪还没过去呢,今日又这般莽撞失态地闯了进来!韩母下意识地就以为又是花袭人不定闹出了什么幺蛾子,心中愠怒。说话就难免带着怨气。

  韩清元此时根本没留心这一点。

  他摇头,在那密密麻麻的牌位前呆站,眼神黯然,口中喃喃道:“娘,你同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

  二十年前,这世上还没有他。

  就是对父亲的记忆。也已经模糊了。他只记得,父亲逝去之后。家中的生计变得艰难,他甚至不能读书……直到他救回花袭人,他的生活才重新出现了亮色。

  他无法想象,自己是公侯之后。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那南顺侯府的大仇与他有什么关系?他父亲连族谱都没入,更一日不曾享受过侯府的荣光!而他韩清元更是一样不曾与那曾经极其光鲜的侯府有过半点交集!

  他感受不到那一切!

  他的确因为父亲的死而悲伤难过,但却无法真切地感受到南顺侯府一府灭口时候的仇恨。那离的他的生活太远了,远到就像在韩母说起时,他像是在听那茶馆中说书人的故事一般。

  “关于南顺侯府的那些话。”韩清元轻声问道:“天下姓韩的何其多……我真的是那个南顺侯府的血脉吗?”

  韩母面色一变,指着牌位厉声道:“清元,你抬头看看这些牌位!他们都在看着你!你说这种诛心的话,不怕先人怪罪么!”

  “我只想知道,他们真的是我的先人吗?”韩清元摇头道:“我不知道。娘。我感受不到他们。娘。”

  韩清元神色痛楚。直愣愣地盯着那些牌位,茫然又哀伤。

  檀香味儿在幽闭的空间内,徘徊不能散开。

  韩母见状心中咯噔一声。想要继续开口训斥,但她忍了下来。她仔细打量着韩清元的神色,眼中惊疑不定。一阵静默之后,韩母才轻声开口问道:“清元,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有如此想法?”

  韩清元此时也稍微平静了些,却依旧盯着那些冷冰冰的牌位。许久不一。

  直到那贡香燃尽,他才如呓语一般轻声说道:“罗先生说。希望我能假意投靠乐信候府。将来有朝一日,能中上用场。”

  “什么?”韩母怔了一下,摇头道:“罗先生怎么会这么想?你是王爷提拔进国子监的,你在军中立功也是在任大将军帐下……你去亲近乐信候府,他们怎么会信你!”

  “若是有了姻亲关系,他们自然就信了。”韩清元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他转身看韩母,轻声道:“娘,您不是一直想要我娶一个贵女吗?一个伯府嫡长女,她这样的身份,您可看的上吗?”

  韩清元笑得那般难看,让韩母不禁后退了两步。

  听韩清元如此说话,她的面容刹那苍白无比,脑子更是嗡的一声,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你说什么!”韩母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努力地眨了几次眼,道:“他们既然知道探明了你的出身,就知道韩家与乐信候府是有大仇的……他们怎么会这样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