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进伯府(1/2)

加入书签

  这小东西已经没有救,花袭人干脆就屏蔽了她。

  小东西在花袭人头发间用力地蹭着找存在感,却终是不敢真像她说的一般,从花袭人的头发间跳出来,向宋景轩展示她的不同寻常之处。

  她究竟还是胆小的。

  宋景轩见花袭人走了神,以为她是心存顾虑,便不再说什么,道:“我离开的时间里,你若是有什么事,大可以去找罗仲达。相信他一定会替你处理好的。”

  这也算是委婉地表示,靖王并不会因为那清和郡主的二十人而对花袭人有任何地不悦和看法。甚至说,若是知晓了花袭人还有这种本事,他很可能会十分高兴。

  就像他宋景轩自己,知晓她能在二十人的袭击下保存己身时候,心中第一感觉就是十分欣慰一样。

  花袭人收到了他的好意,点头表示了明白。

  临离开之前,宋景轩神色间有些不好意思地拜托花袭人道:“我母亲一向心软,手中若有银钱,轻易就会被父亲或是妹妹给要了去。而我父亲和妹妹用钱又是没有计划的,以至于有时候手头就难免为难。”“我从前将一些银子托付给忠仆以防万一,但忠仆身份为难,主人家开口,就难免为难。”宋景轩眼神四顾,尴尬微显,对花袭人道:“我离开京城时候,若有一个自称蓝姑的人来找你,希望你能将属于我的分红中酌量抽出一些交给她使用。”

  “没有问题。”花袭人愉快地应下来。道:“不过是小事。”

  宋景轩神色更缓,再次谢过了花袭人。

  又说了几句话后,他便就告辞离开了。

  回到安平郡王府之后。宋景轩找到了蓝姑,同她交代了这件事情。

  蓝姑是世子夫人车氏的人。她比车氏还要大一两岁,自幼就跟在车氏身边,只将车氏当成了自己亲妹妹一般看顾操心,在二十五岁的时候自梳了,始终都不曾嫁人成家。

  车氏性格温柔绵软没有主意,蓝姑性格就必然硬气能干一些。这些年。都是她里里外外操持着世子这个院子,费尽了心力。

  蓝姑不解地问道:“公子不是才给奴婢一些银钱吗?老爷和小姐都不知道这笔钱。偶尔开口要,奴婢就如从前一样为难地拿出一些,老爷和小姐也就满意了,并未发现有蹊跷。”宋名祈和宋景怡并不知晓如今宋景轩多了两项大数目大数额的收益。只当他手头像从前一样不富裕呢。

  “奴婢有把握呢,用不着求助外人吧。”蓝姑道。她听说过暗香来,也听说过暗香来中有个花小娘子,知道那里是公子真有股份的,而不是像老爷以为的那样,只是借个名头摆个架子。

  但即便如此,那花小娘子对于安平郡主府来说,也是个外人。

  宋景轩美目微微一眯,道:“只是以防万一。”

  万一有情况。不是还有靖王府吗?蓝姑心头疑惑,见宋景轩不欲多谈,便也就咽下了疑惑。迟缓地点了头,道:“奴婢记下了。”

  宋景轩道:“辛苦蓝姑了。”

  他同蓝姑说完话,向母亲房中走的时候,心中难免想:他再尊重蓝姑,蓝姑的身份也尴尬。这个家,还是需要一个有能耐的女主人……

  宋景轩离开京城的这一日清晨后不久。乐信伯府的马车便到了暗香来的门口,接走了花袭人。

  “明日是堂会的日子。但花卉摆设今日就该布置起来了。”薛世净赶走了薛世光,亲自招待起了花袭人,轻笑道:“花妹妹先看看这府中花房中花卉可够用。若是不够用,再从暗香来添置一些也来得及。”…

  “明日的主题是听戏,并非赏花。”花袭人微笑道:“想来府中备下的花卉也够用了。并不一定要另外再买。”

  像是她多贪财,能被这点儿小恩惠收买了一样。

  “戏台上,摆些子鲜花就是了。”花袭人一边走一边道:“想必府中并不少水仙和百合了?有红梅也是可以的。鲜花色美,再配上精美相衬的花瓶,就极好了。”

  薛世净赞同地点头,一边同花袭人说话,一边走向府中暖房。

  花芽居然一道上没有同花袭人说话,只是不断地发出惊叹的“哇啊”之音,咋呼的很,也不知道都在这府中发现了什么。她每日可消遣的地方太多,若不是花袭人特意招呼,她并无目的,有精神就四下里乱“逛”,没精神就懒懒不动的。

  乐信伯府花袭人并未特意告诉花芽什么。

  京城那么多的人家,估计花芽之前也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