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书房问话(1/2)

加入书签

  获利的不仅仅是靖王。

  还有他任平生。

  若非他率先在他名下的军中推行商会政策,并且积极支持士兵们出去劫掠战利品,他在军中的威望和受到的爱戴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超过了耿老国公?!

  任平生一直以为,能想出这种跟随军队行商主意的,不是靖王本人,也会是那位厉害的谋士……没想到,靖王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个主意,是他的女儿贡献出来的。

  他的女儿。

  在回府看到花袭人之前,他真的想不起自己女儿模样了。任平生看着花袭人,心中一直难以说明是个什么滋味。

  花袭人听到任平生问话,平静地点点头。

  见她点头,站在旁边的任少元心中十分震惊。也幸亏他一向好修养,才只是双腿打了一下颤,并没有惊讶失态。

  “你为什么会想出贩卖军中战利品的主意?”任平生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多问这一句。

  花袭人道:“自然是为了能赚些零花钱了。”

  此时她才想起来,自己都醒来了,怎么没有人给自己送商行分红来着?难道有谁要侵吞自己的合法财产?

  她又想到,这个时空,貌似为人女儿根本没有合法财产,尤其是庶子庶女……难道自己的那份钱,落到了任平生的手中了?

  想及此,花袭人不禁看了一眼任平生。

  任平生居然一下子看懂了花袭人那一眼的意思。他顿了顿,轻声对花袭人道:“你养伤的这几个月,商行分红为父替你收着了。如今你有府上吃穿用度供养用不到那些银子……将来你出嫁时,为父才会再将其交还予你。”

  果然在他手上。

  花袭人了然地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靖王不会主动将属于她的钱交给旁人。大约是任平生主动要求,而靖王和他的人都不好拒绝罢了。三个月的分红。那是很大一笔银子。更何况,仗打完了,商队却并不解散。反而准备以军队为先锋,准备打通往西域的通道。

  商路一开。那就是一条流淌着金子的河,后期获利岂止万两一万两?!作为商队的原始一成半股份,怕就能够给花袭人带来一辈子都话用不完的财富!

  当然,花袭人不爱财。

  她此时只是对自己的财产落入到他人掌控中很有些不舒服。但赵婶子说的对,她绝不能如同从韩家自立一般轻易从任家自立,此时得罪任平生这个一家之主绝不明智。

  任平生却仿佛被花袭人的那种了然笑容给刺了一下一般。

  他心头升起一股不悦,想要发作时候,脑海中又出现了靖王给出的那些情况。终究忍住了没有发作出来。

  任平生微微咳嗽一声。

  正好有小童进来上茶。他便坐着没有动。

  小童送完茶水之后,离开,任平生端起茶盏,目光落在那一盏黄亮的茶汤之上,啜饮了一口。

  半晌,他的心境和眼神都平复了下来,再次看向了花袭人,又开口问道:“王爷说,你给了他一些灵药,正对了皇上之前的咳喘之症。进了些日子后,龙体就康健了?”

  任少元身体再次颤了颤。

  花袭人微微抿唇,点头之后。目光从任少元身上掠过,缓缓开口道:“父亲求证什么,只管全说了就是。想来兄长也是心理过硬的,不会担心他过分震惊承担不起的。”

  任平生问出了这种话,显然是靖王告诉了他足够多的隐秘。任平生就算是在问花袭人,其实心底也肯定是相信了的——靖王何必问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娘子对任平生说假话?

  就算是花袭人救过靖王,就算是靖王真的爱上了花袭人,想要保护她,抬高她在任府在任平生心中的地步。也不足以使靖王将这些事情按在花袭人头上。

  也不怕她担不起。

  如今,靖王慎而重之地同任平生说了。任平生便能肯定,靖王说的都是真的。

  他今日将花袭人再次找来求证。同时也将任少元叫过来旁听,不过是心底仍然有不敢相信的一面,并且也将关于花袭人的种种告诉任少元罢了。

  任少元是他的嫡子,他很有必要知道这些事情。

  内宅妇人能够为了一点儿小事行手段,任家大公子却不能眼光局促,分不清轻重。

  而任平生这么一点一点地问,问一句又耽搁沉默半晌的,什么时候才能问完呢?

  花袭人觉得站的有些累了。

  她对任平生道:“父亲若是想要慢慢问话,还请父亲开恩赏赐我一把椅子……您也知道我如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