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发动(1/2)

加入书签

  baidu_clb_fillslot”892774”;

  三位成年王爷,英王还在家中闭门思过,没来上朝。

  宁王和靖王分立于朝堂左右。此时,居左的宁王同大臣们一般正跪着请罪,居右的靖王却从从容容地,带着招牌似的仿佛对任何事都不甚在意的慵懒不羁的淡笑,站在远处,跟没听见那鼓声似的。

  听到皇上问,靖王施礼道:“父皇圣明,儿臣的确知道大概。”

  宁王现靖王依旧站着的时候心中就极为不爽,趁着皇上没留意他爬了起来,抖了一抖衣袍,开口训斥靖王道:“既然三弟知道,为何不阻止这人胡闹!纵有什么天大冤屈,告到京兆尹甚至告到刑部告到大理寺,值得惊扰父皇!”

  “大梁立国第一声闻登鼓!”宁王愤怒地道:“史书上肯定要记上一笔!”

  没有哪个皇帝会喜欢闻登鼓。

  闻登鼓响,基本就等于说吏治不清,才使得百姓们有冤不得诉!吏治不清,不也就是等于说皇上昏聩无能!寻常事也就算了,这大梁第一声闻登鼓响,史书上怎么也要记下几个字!

  宁王这般说,可是给靖王上眼药呢了。

  不由得他不说——瞧靖王这般表现,外面那一通闻登鼓,十有是冲着他来的!到底有什么样的大事,需要敲闻登鼓!宁王心神难安,脸色十分难看。

  听到宁王这般说,万元帝看向靖王,微哼一声。

  靖王抱拳行礼,不紧不慢地道:“大哥说的是。但自古圣贤仁君,皆是闻过则改,纵然落笔于史书,也俱是赞誉之语……父皇圣明。自然也能如此。”

  “而若是儿臣瞒住不提……后来人就不知会如何看待父皇了。”

  若真有大冤,后人怕会骂他这个皇帝糊涂不仁。更有甚者会盯着他这个污点不放,瞧不到他其他功绩。

  万元帝面色沉下来。

  这个时候。外面鼓声停下来,一个侍卫跪在了殿外。

  “不论是谁。先打三十廷杖再说。”万元帝问也不问,就这般说道。

  不待宁王露出笑容,万元帝又补充道:“让太医预备着,别让人死了,留下把柄,好让世人指责朕。朕也想听听,他到底有何冤屈。”

  宁王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三十廷杖,可死可生。

  皇上不高兴了。直接打死也是有的。但如今皇上了话,那三十廷杖怕就是走个过场,肯定死不了人了。

  清晨过去,六月的阳光起来。

  朝臣们甚至能够想象的出,被阳光直晒过的青石板上的灼热。万元帝没有问,朝廷上跪着的绝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外面那状告的是何人,所为何事。

  按照万元帝的吩咐,廷杖现场就设在殿前的广场上。殿内的朝臣们甚至能听见那棍子落在肉上的声音,沉闷,却生疼生疼的。为避免在皇上面前失态。那受仗之人口中应该是被塞上了软木,只有闷哼的声音,听不见惨叫声。

  “一。二,三……”

  寂静的朝堂之上,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正在默默地数着。

  终于,棍板入肉的声音伴随着让人难受的闷哼声停了下来,有太监进来禀告,皇上摆摆手,道:“人还没死的话,就抬进来,朕要亲自听一听他有什么冤屈。”

  “是。”太监躬声道。

  并不疼。韩清元心想。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皮肉都被打烂。感觉到鲜血从身体内流出来的声音,他甚至还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烂肉高高地飞了起来。又落在那炙热的青石板上,很快变了颜色。

  不知道能不能炙熟了。韩清元胡乱地想。

  但真的不觉得疼。他也。只是好像就应该似的,并不是因为真的感觉到了剧痛。

  思路还很清晰。

  韩清元将接下来要说的说辞又在心中反复过了几遍。

  终于,棍棒停了下来,有人剪下了他那粘着血肉的长裤,手脚迅速麻利地给他清洗上药包扎,最后,又替他穿上了一条新裤子。

  若非是真的没了力气只能趴着,韩清元只以为自己根本不曾遭受廷杖呢。

  “你真是好命。”

  韩清元听见有人在他面前低头跟他说道:“皇上要亲自过问你的事儿了……若你胡乱语,不仅要白受这三十棍,而且怕脑袋也要不保了……”

  这个人应该是又交代了他许多。

  但韩清元却一句都再听不见了——皇上要亲自过问他的事?!

  韩清元抬起头,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滚落下来,滚进了干裂的嘴唇中,咸的,苦的,似乎又有些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