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提亲!(1/2)

加入书签

  不提他那仙人般的美貌就能迷倒所有闺秀,就说如今靖王成为了太子殿下,不出二三年就会是新帝,届时宋景轩一定会成为“天子近臣宠臣”这一点,他就无论如何都无法在低调,无法掩饰他的灼灼光华!

  同这般扎眼人生活,想想就有负担。

  绝不会如同郭三少一起生活轻松。郭三少的价值观更贴近她的价值观,比如他不认为她做生意不好之类,也不会嫌弃她言行随意不够规矩;他又不居长,不用挑家族担子,就不必被困在京城,而可以随意浪荡出游……

  郭三少长的也不赖。

  只有一个,就是他曾经有过心上人,也不知今日放下不曾。不过,这对于花袭人来说,并不是大问题。郭三少又不是毫无底线没有理智的痴情人,花袭人也相信自己早晚能将他心中这个人给抠出去,自己占上。

  郭母她也见过,瞧着是个容易相处的。

  就算没有郭三少……那个行医的吴济也不错。

  吴济品德心性不错,又有技艺事业在……完全能满足她初来这个时空时候定下的“人生规划”。

  或许,将来几年内,还有别的“男人”也可以。

  至于宋景轩……

  花袭人立即摇摇头,下意识就觉得应该敬而远之,不能接受。

  花袭人心思重重,缓缓回到归花院后,也是心思翻转,久久不能平静。

  赵婶子见她如此,心中惦记,忙去打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打听到的结果,也让赵婶子如丧考妣。冲冲回到院子中后,对着花袭人就抹起了眼泪,口中惶惶道:“婶子就知道会出事!就知道会出事!”

  她又哭着说花袭人:“小姐你怎么那么傻啊!你怎么那么傻啊!你要救韩家小哥。让护卫们去!让官府去!你一个小娘子,你干嘛要亲自去啊!”

  “你不去。怎么会被他们抓住了把柄,让你嫁给那样一个人!”

  “嗯?”花袭人从胡思乱想中回神,诧异地看向哭的伤心的赵婶子,不禁奇怪地道:“婶子你这是怎么了?”

  赵婶子闻言哭的更加伤心:“婶子都知道了!小姐您就不要这样,来哄婶子了!”

  花袭人更加古怪了,问道:“婶子知道什么了?”

  “婶子知道,侯爷和郡主要将小姐您许给那轩公子了!”赵婶子一边抹泪一边愤恨,道:“他们怎么就能这么做!婶子从前还以为那郡主和善。没想到心狠起来就能要命!侯爷居然也不管!侯爷怎么能不管!他怎么就能看着您被推进火坑!”

  赵婶子居然为了这个在哭?

  宋景轩如今炙手可热,赵婶子居然会觉得嫁给宋景轩是个火坑?

  花袭人一时哑然失笑,古怪地问道:“婶子怎么就觉得那是个火坑的?”

  赵婶子立即咬牙切齿地道:“那轩公子可是那什么有那龙阳之好的!这种人怎么能嫁!”她连忙对郑重地对花袭人道:“小姐您不要看着他生的好看表面光鲜就糊涂了!嫁给那样的人,那就要受一辈子的苦!”

  额……

  花袭人顿时觉得有些无语。

  眼珠一转,她不禁古怪问道:“婶子怎么断定他就是那样的人呢?我瞧他不太像。”

  赵婶子忙道:“您可千万听我说!”

  “婶子从前偶尔见过他几次,原也不太相信外面的流言……但若这真是好的,郡主她怎么会不想着她自己的亲女儿!县主对那轩公子有意,上次婶子就看的真真的!”

  “郡主将他推给小姐您,既报复了您,又能断了县主念想!正是一举两得!”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若非花袭人不认识宋景轩。怕是就信了。

  “婶子还忘了一点……”花袭人玩笑道:“这一门亲,还能同太子殿下示好,让侯府关系和太子殿下更加亲密呢!”

  赵婶子愣了一下。忙道:“对,还有这个!”她欣慰地道:“小姐您能明白就太好了!咱们再想想办法不应这亲事!一定会有办法的!”她又焦急起来。

  花袭人的心情被赵婶子这么一搅合,倒没有刚刚那么惶惶和混乱了。她也不再同赵婶子玩笑,对赵婶子摇摇头,道:“婶子想错了,轩公子并没有龙阳之好,他很正常的。”

  说到“正常”两个字,花袭人觉得有趣,不禁笑了起来。

  赵婶子愣了半晌。还是不相信,惊异地道:“小姐?您……您怎么知道的?”她咬牙道:“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您别被他们信口开河给骗过了!”

  “我是真知道。”花袭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