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傻瓜(1/2)

加入书签

  “让郡主挂心了。”

  花袭人态度很好,将韩清元的情况略说了说,并没有提薛世净的名字,而是说道:“他遇到点儿事,就多留了两日。托人给家中送了信,不知怎么的家中并未受到,这才造成了误会。”

  “倒是韩家太太见到韩大哥一时激动,居然晕倒了。”花袭人略抿了一下唇:“大夫说是她忧思过度,需要用些药,调养一番。不过,万幸并无大碍。”

  “那就好。”清和郡主并不如何关心韩家人,听到花袭人这般一说,她也就相信了,道:“若是需要用什么药材,只管去库房里要。”

  花袭人郑重地道了谢。

  “母女”二人又闲谈几句,正好有管事妈妈来找清和郡主回事,花袭人便趁机告退了。

  “小姐,不是婶子不知恩,实在是婶子觉得,您以后还是少参合韩家的事情为好。”赵婶子陪着她在侯府花园子里缓行,真心实意地道:“小姐您都已经帮助韩家翻了旧案报了大仇,已经抵得上任何恩情了!”

  “您也有您的日子要过!”赵婶子劝她道。

  自打那日宋景轩过来同她说话之后,也不知是因为哪一点,赵婶子就真的相信了宋景轩是个正常的男人,心情一下子暴雨转晴,找了个空子就在花袭人面前念叨,替花袭人憧憬着将来婚后生活。

  昨夜她听到韩母生病的消息,才总算是收起来一身的强烈喜意。虽然赵婶也担心韩母的病,但她却是站在花袭人这一边的,总要为花袭人所想。

  “韩太太病了,她有儿有女的,哪里需要您一个外人操心忙碌?”赵婶子道:“您昨晚能连夜回来。算是做对了!”

  赵婶子其实更担心的是,宋景轩因此而会对花袭人有所看法。若是花袭人种种“不规矩”的行为传到安平郡王府去,被郡王世子和世子夫人知道了。岂不是会对花袭人心存意见?

  这整个京城,就没见过事事亲历亲为。动不动就往外跑的闺秀!

  赵婶子很怕安平郡王府会对花袭人的印象不好了,将来花袭人在郡王府的日子难过。

  这些日子,她没少出去打听安平郡王府的事情。虽然郡王府中的老郡王和世子爷都有些不太靠谱,甚至世子妃也很和善,但赵婶子很快就判断到,轩公子的叔叔婶婶们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让赵婶一直都放不下心。

  花袭人虽然知道赵婶子是关心她,但总是被这么念叨,有时候也很有些无奈。

  她只好笑道:“婶子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再说,我刚刚不是主动找郡主解说道歉了吗?”花袭人道:“郡主宽厚,并没有怪我。”

  说不定,她那是捧杀……若真为了花袭人好,怎么能一点都不管她,任她胡来。赵婶子心中嘀咕,却是没敢将这个意思露出来。

  花袭人又道:“至于韩家那边,我的确不应该多管了。”

  花袭人将薛世净的存在也告诉了赵婶子,嘱咐了因惊讶而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的赵婶子不要往外说,叹息道:“……只是可怜了丽娘。要受煎熬。”

  韩母作为母亲,做错了决定,所以会有这一日。

  韩清元不该屈从的时候屈从。做错了选择,所以会有这一日。

  只有韩丽娘最是无辜。

  她也一直在成长,努力想要将日子过的好,却偏偏因为她母亲和兄长的决定而只能被动地无奈的承重种种煎熬和结果。

  就像这一次。

  面对这般局面,韩丽娘怕又要无能为力……

  又因为涉及到薛世净,而薛世净显然是韩清元想要维护,但身份却异常敏感的人,所以,无论如何。花袭人都不合适留在那里,表达看法的。

  赵婶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她呆立愣神半晌。才追上花袭人的脚步,小心地左右看了几眼。见没有谁留意这里,才磕磕巴巴地道:“您说的是真的?韩小相公真的藏了那薛氏女?为什么啊!”

  “他难道疯了不成!”

  赵婶子这才真的理解为什么韩母病了。若是换成她,她也得病倒!

  “他难道不想要爵位前途了!”赵婶子怎么也不能理解。

  “所以,他其实就是个傻瓜啊!”花袭人苦笑。到了京城这么些日子,连战场上都去逛过一遍了,韩清元却还是容易天真,容易被感情冲昏了脑子。

  原本,花袭人指望着上一次韩母“撞柱”行为之后,韩清元能学到些什么,成长的更加成熟理智些呢。没想到,还是不成。

  或许,这就是真爱的力量?

  韩清元是真心爱上了薛世净,所以甘愿为她冒险,放弃一切?然后才觉得自己的形象的高大?就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