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旧事重提?(1/2)

加入书签

  花袭人没有回答韩丽娘。

  她淡笑一下,摇头道:“实际上,我与她们并无交……听到她们的死讯,就过听到南城某户人家有谁死了一样,并没有太多的触动。”

  “再者,说句残酷的话,她死了,对我们有好处。尤其是对韩家和清元哥来说。”花袭人语显得十分淡漠无,道:“所以,听到你说她死了,我其实心底隐隐有些轻松和高兴来着。”

  “丽娘,人都是自私的。”

  “我们和她们并非朋友更不是亲人……所以,就算会同,那么洒几滴泪唏嘘几句也就够了,再多的,就不必了。”

  韩丽娘眼中露出许多迷茫,渐渐松开了花袭人的手。

  她思考了许久,像是终于想通了一般,露出一个苍白笑容,用力点了点头,对花袭人道:“我想,我明白花妹妹你的意思了。”

  “丽娘最聪明。”花袭人眼睛一眯,说了句玩笑话,来调节气氛。

  韩丽娘瞪了花袭人一眼,将心底的沉重甩出去许多,整个人恢复了一些轻快理智,玩笑了几句,又叹道:“只是哥哥他……”韩丽娘将韩清元昨夜的表现同花袭人描述了一遍,又是心伤又是失望,却还是道:“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从痛苦中走出来。”

  对于她们来说,薛世净不过是个无关的甚至讨厌的人。她死了,她们最多也就对她的境遇感慨几句。而对于韩清元来说,薛世净却是他深爱之人……

  他的伤心,可想而知。

  花袭人缓缓说道:“他总会想通的。”

  “娘也是这么说的。”韩丽娘提起韩母,神色又是一怔,随即很快掩饰过去,迟疑了一下,才目光闪烁,小心地问花袭人道:“我娘说,朝廷对韩家的封赏补偿很快就要下来了……我说,花妹妹……”

  她很是小心翼翼,又带着些期盼,问花袭人道:“若是哥哥成了侯爵,你……你还会愿意同我哥在一起吗?”她见花袭人凝眉,又连忙握住花袭人的手,含泪补充道:“是我实在不想再突生变故了……一个薛世净就让家中变故连连,若是将来哥哥再娶一个陌生女子回来,会不会又要生别的事?”

  “我从前赞同我娘的说法,反对你和我哥在一起,其实就是觉得你比我小,不能当我嫂子,再有就是很嫉妒你比我能干而且哥哥总是护着你罢了……”韩丽娘真的觉的后悔了。

  若是按照最先的打算,让韩清元和花袭人定下亲事,后来所有的关于薛世净的事都不会生,他们这些亲人之间,娘亲和哥哥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变成今日这样……而且,韩家依旧能报的家仇,也一样会成为贵族,且与花袭人也会是再美满不过的婚事……

  那样的话,如今他们所有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不知道有多好!

  所以,韩丽娘当真是后悔了。

  眼下,特别是在薛世净之死生之后,她也觉得怕了。

  她怕她的生活之中还出现其他她应对不了的变故。她也不想再接纳任何人进入韩家大门成为韩家妇。她只信任花袭人能够给她带来安心和安宁。

  另外,韩清元曾经也是非常喜欢过花袭人的。

  比起另外一个不认识没有交的其他女子,显然花袭人是最能让韩清元从薛世净的阴影之中走出来的那个人。

  花袭人有一点说的很对。

  人都是自私的。都是先顾及自己,然后是在意的亲人,然后才是其他人。

  表现在韩丽娘这里,她虽然被韩清元昨晚的举动给伤透了心,依然会先于花袭人而为他着想。

  花袭人颦眉,缓缓却坚定地抽回手。

  韩丽娘露出焦急不解,问花袭人道:“花妹妹!我哥哥他会成为侯爷的!做侯爷夫人,难道不好么?而且我哥哥也很喜欢你呀!”

  韩丽娘实在想不到对花袭人来说,这有什么不好之处。就算花袭人现在是乡君了,又能嫁给什么人呢?嫁进那不熟悉的人家去,对面一群不熟悉的亲人,哪里有韩家自在!

  花袭人摇头,道:“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并不仅仅是地位富贵这些表面上的东西……丽娘,我并不与你多说什么,但只希望你记住,同样的话,以后不要再提及了。”

  “不然,只怕连我们两个的分也不能维持了。”

  “我并非是矫,也并非是开玩笑。”

  对于花袭人来说,在他最早做出决定答应韩母去娶所谓“贵女”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成为了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