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太子到(1/2)

加入书签

  太子宛若骄阳,一出场就压住了满场的丽光美色。

  闺秀们的秀美的脸蛋儿红了起来,美目如同被他睥睨霸道的光芒给摄住了一般,不禁荡漾出了一圈又一圈旖旎的波光,又觉得晕眩,一时间娇躯轻飘飘的,不知身在何处。

  太子殿下生的俊美,又年轻,又尊贵,这样的男子,散出来的魅力,实难抵挡。

  纵然宋景轩那样的绝色姿容,此时也要黯然,成为了他的陪衬。

  皇太后见到太子更加高兴,眼角笑成了一朵花儿,冲着太子嗔怪道:“这满园的花儿要赏,比花儿还娇艳的美人儿不是也要赏?少华用了心,太子以后可要好好地待她,不许欺负了。”

  太子闻含笑看了太子妃一眼,故作不依地道:“瞧皇祖母说的,孙儿怎能欺负少华?她若是提起剑来,孙儿都要怕她。”

  太子妃一下子涨红了脸。

  皇太后却是笑的开怀,拉了太子妃的手,要替她做主,嗔怒太子,道:“哀家瞧着,少华管着你也是对的。不然,以你的性子,不知道要闹出多少荒唐事。”

  皇太后指了一下,有人就又在她身边添了个锦凳,让太子妃坐了,又对太子道:“今日这赏秋可都是少华为了你的一片心思,太子你可不许辜负了。”

  早前太子未大婚的时候,除了与宋景轩传出的绯闻,内宅更是乱七八糟的,养的都是一些不上台面的。直到大婚之后,太子妃仗剑怒,将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打杀了出去。靖王府才清净了。

  有人说这是太子妃善妒不容人,妇德不修,但太后却很支持太子妃——若是不分时候轻易就给太子纳妾,那不是大度,那是傻。自个儿连个孩子都没有呢,真找了人来给太子生下了长子,以后日子岂不是难过?这嫡庶无序。内宅也安宁不了。实在是大不利。

  当然了,太子妃几年无所出,太后心中不是没有嘀咕的。但这些嘀咕。随着她生下了一个聪明健康的小皇孙,也就没剩多少了。如今太子册封,她立即就替太子办了这赏秋宴,她哪里不懂事了?

  所以。太后对太子妃满意的很——

  聪明能干,有坚持识大体。同太子夫妻感也好,再满意也没有了。

  太子忙摸了一下鼻子,说了几句讨喜的话,惹了太后绪更好。也惹了太子妃面上的红云难消。

  原来,太子殿下如此有有意。

  起了心思的闺秀们目光越地迷离,想若是得这么一个伟岸尊贵的男人宠爱……闺秀们不禁拧紧了帕子。有那之前出场过了的。则不禁暗自懊恼。

  正如太后所,今儿这赏秋。更是赏美人。

  说了一番话后,便有贵妃们迫不及待地将自家女儿推出来,行礼问安。

  这会儿,太子殿下倒不说话了,却也淡笑地看着,自然有太后贵人们问相看。

  少年们不是主角,问了安之后就退开了。

  花袭人才同韩丽娘说了一会儿话,宋景轩就走上了这个名叫“风上亭”的假山亭。

  “你下去。”宋景轩一上来,便冷淡吩咐韩丽娘道。

  韩丽娘本能地觉得害怕宋景轩,只觉得他眼神中似乎有一种无所不知的冷冽,让人心悸。听到他这般毫不客气地开口,韩丽娘并不觉得羞辱,只是向花袭人看了一眼。

  花袭人对韩丽娘点点头,道:“待到圣旨下来,我再去给你们道喜。”

  韩丽娘点头,也不说话了,行礼之后,便下了亭子。

  走到假山之下,她不禁轻呼了一口气。

  再往上看一眼,便又对上宋景轩冰冷的目光,于是立即低头,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花袭人,匆匆走开了。

  “丽娘。”任少容此时也从圈中脱离出来。

  刚刚,别的闺秀都在看太子殿下,任少容的目光却只黏在了宋景轩身上。她以为自己准备了这么久,已经准备好了,却现心中还是难受的很,像是被谁紧紧地抓着似的。

  待宋景轩离开,任少容也远远跟着宋景轩的脚步,走了出来。

  只是,在看到宋景轩径直走向花袭人时,任少容的脚步再也迈不动了。他同她站在一起,一样的挺拔独立,仿佛都不是凡尘之人,随时都能并肩而去。

  任少容将手帕捏了好久,才松开了帕子,转开了视线,正好韩丽娘从她这边经过,任少容便叫住了她。

  “县主。”韩丽娘连忙行礼。

  任少容摆摆手,道:“你是袭姐姐的姐姐,叫我容儿吧。”

  韩丽娘笑了笑,顺着任少容的意思改了口:“容儿妹妹。”

  任少容同韩丽娘一同前行,道:“上次赏荷的时候,丽娘你给袭姐姐做的那件衣服真漂亮,就连锦绣阁也没有那样新鲜的款式呢。”

  “容儿妹妹过誉了。”韩丽娘笑道:“我常常待在家中不得出门,就只能做做针线。做的多了,才算是能拿出来见见人,怎么能比得上锦绣阁?”

  “不是,我是真觉得好看。”任少容强调了一下,道:“不止是我,好多人都说好的。丽娘,你针线做的好,干嘛要太谦虚。就像我,别人问我,我就说我琴弹的好。”

  任少容吐了一下舌头,还是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

  韩丽娘闻也抿唇一笑,道:“听容儿这么一说……恩,那我就是针线做的好。”

  “袭姐姐是花儿养的好。”任少容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恩,她故事写的也好。”

  两个少女这么一说,相视一笑,一下子觉得亲密多了。

  绝大部分闺秀都徘徊在宫中贵人身边不肯远离,百花园稍里面的美景就少人欣赏。任少容和韩丽娘一边走一边说话,一路上居然没有碰见几个人。

  “容儿妹妹怎么说袭人妹妹故事写的好?”韩丽娘不免有些好奇。道:“我居然不知道?”

  “哈,丽娘你肯定不知道。”任少容笑容得意,就像是有什么宝贝只有她有而别人都不知道一般,将花袭人写的西游记说了说,道:“……我带了几本手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