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公子身份(1/2)

加入书签

  一路顺风顺水,回到了大柳乡。

  一番喧闹过后,罗管事被派出去安抚乡邻,处理后事。

  花袭人本来想要看那两位贵公子换衣疗伤的,但却被韩母拉到了厨房烧水——

  “袭人……”

  花袭人闷头窝在灶前添着柴火,韩母几次欲又止,终于出声问道:“他们怎么受伤了?你知道怎么回事了?”

  花袭人摇头,道:“娘,我们赶过去的时候,正好碰到许多黑衣人正在围攻两位公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罗管事他们就加入战团救下了两人,那些黑衣人便服毒自杀了。听他们说,那些黑衣人好像是死士。别的,他们不说,我和清元哥也不敢问。”

  韩母踌躇一会儿,才呼出一口长气:“你做的对。这些打打杀杀的事,的确不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能过问的。”

  花袭人“嗯”了一声,只管低头专心致志地添火。

  没多久,水滚开了。

  同喜进来用开水刷了新买的铜盆,端了两盆水进了屋里去。

  花袭人瞅了一眼,总算是克制住没往里面凑——这个时候往上凑,貌似很不合适的样子。唉。

  这边几位伤患在疗伤,外面又来了人。

  原来是杜家楼同那柴通一起,压着几百花盆送了过来。乡民们本欲按旧例过来帮忙搬运,但却被罗管事带着几个并未受伤的侍卫笑呵呵地拦下了,连杜家楼几人也没让进院子,指挥了侍卫们将花盆给搬了。

  花袭人钻到院子外,同杜家楼见了礼。

  杜家楼面上似有抑制不住的喜意。他示意花袭人走到远处,朝院中张望了一眼,感慨道:“我就知道,小娘子一定能够走出这蒲城县去!”

  他这些年在花袭人这么一个小娘子身上投资,只怕同谁说谁都觉得荒谬。但现在,这才几年,她的机遇这就来了!

  花袭人可没杜家楼那么激动。

  她随口问道:“杜老伯怎么这么说?”

  杜家楼稍微弯腰,神秘地道:“小娘子可知道你家屋里那两位公子是什么人?”

  花袭人一下子来了兴趣,双眼亮晶晶地问道:“哦?是什么人?杜老伯知道?”

  杜家楼稍显得意,道:“上次你不是高价卖了那长相俊美的公子一盆橘树么,我听到消息后,怕你不知道无意中得罪了什么贵人,就派人上京城打听了一番。”

  他说这话,并不假。

  花袭人得罪人,他肯定也跟着不好过。

  杜家楼继续说道:“那俊美公子并不难打听,随便到茶楼一问,就打听到了。那位公子贵姓宋,是平诚郡王的嫡孙,是郡王世子的嫡长子,双字景轩。”

  ??,那轩美人还真是贵族?

  郡王府,貌似很了不得的样子。花袭人心中咂摸了一下,点了点头。

  “而小娘子猜猜,这位轩公子与谁最好?”杜家楼神更为兴奋,不待花袭人回答,便迫不及待地道:“在京城,人人都知道,轩公子同当今三皇子靖王自幼义无双……我在蒲城县听说轩公子另与一位贵公子在一起,便猜想,另外一位,该是靖王殿下无疑了。如今看到你家中这种阵仗,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天下经商之人谁不知道靖王!”杜家楼向着院内恭敬地拱了拱手,而后对花袭人道:“老伯在这里先恭喜小娘子了!”

  花袭人摆摆手,正色地道:“老伯,你想到的这些,可千万别向外张扬了出去。里面既然是位王爷微服到此,怕是不想让人都来打扰。”

  尤其是现在,他还受了伤。

  一个皇子,在外受了伤,那得多大的事?韩家已经避免不掉了,至少不能再让杜家楼也沾上了身。

  这么一想,她转变了话题,问道:“还没有问老伯,我给你的那些东西,婶子可是按要求服用了?到今日也有四十多天过去了,老伯难道没有让人看看?”

  花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