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齐聚(1/2)

加入书签

  这么几百万银送出去,连这个史上私产最丰厚的太子殿下,也没做过这种事。如今他将花袭人的后路找好了,十分想要知道,花袭人会怎么选择。

  是真送呢,还是顺着台阶就下来了。

  若是依旧要送,会不会龇牙咧嘴,肉痛的要死。

  任少容在屏风之后紧张的心跳就快要停顿了,用力地抓住蝉儿的手,将她掐的面皮一阵扭曲。

  宋景轩也朝着花袭人看过来。

  花袭人并未意识到屋内的紧张气氛。当然了,她一进来,就知道屏风之后藏着任少容和蝉儿。但即便是知道,在太子和宋景轩面前,她说出的话也不能反悔的。

  但她当真不觉得,有什么舍不得的。

  花袭人无所谓地道:“我说了话,自然是想要算话的。殿下你如是不反对,现在就唤人立字据文书就是了。早点儿成定局,所有人都安心,不用再猜来猜去了,是不是?”

  花袭人朝屏风处看了一眼,又回头对宋景轩笑容灿烂地挤了挤眼睛,而后转向太子,自得地道:“银子这东西,若是想赚,难道还没有么?殿下您是个中能手,您说是不是?”

  “的确。”太子殿下见花袭人居然真的一点儿都不心疼,便也不再试探下去,对这屏风喊道:“容丫头,你们出来吧。”

  待任少容红着脸低着头走出来后,太子道:“喏,你袭姐姐果然像人坚信的一样,一点都不小气,容丫头你不应该高兴吗?低着头做什么。”

  任少容对花袭人深深施礼,羞愧地道:“袭姐姐。我……”

  “没事儿。”花袭人笑道:“你藏得倒挺好,但你这婢女的衣角没收好,露在外面。可被我一进来就瞧见了。”

  “啊?”任少容瞪向蝉儿。

  蝉儿感觉埋下了头,连请罪也不敢。

  花袭人这么一说。又让人有些分不清她刚才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了。任少容就懵在了那里,不知所措。

  太子见状摇摇头,说花袭人道:“你说你这个丫头,就说点儿真心话就这么难呢?”他对任少容道:“这样,关于这个干股的问题,倒真的转给容丫头你……恩,花小娘你既然肯出让这干股,正好转给孤。”

  “你愿意分给容丫头。孤自然没意见。”太子对任少容道:“只是你一个小丫头一次拿太多钱也会被有心人打主意,孤这里便一次先支给你十万两银子,余下的,也不算具体多少,但孤给你立个字据,在孤有生之年,一年支付一万两给你。”

  “如何?”

  任少容依旧在懵。

  她长在富贵乡,生来锦衣玉食,平日所用都唯恐不够精致,从未操心过银子。她不知道她一个月的生活所费几何。但她却知道。肯定不会有一千两那么多。

  一年一万,直到太子不在了。

  听起来人生几十年,比起之前的几百万两银子要少了许多许多。但在任少容觉得,也已经是很多很多了!而且当真是平白等到的!是花袭人送给她的!

  真的送给她!

  太子了话,那就是金口玉,无从更改了!

  前一刻她还在羞愧,而后听到花袭人的揭示又有迷茫,此时听到太子这样决定,只觉得自己如在梦中一样,晕晕乎乎的,又醒不回来。满眼迷茫。

  太子见状笑了笑,叫了破冰进来。让他去将侯爷郡主以及太子妃都请到这里来。破冰提了一句在请花袭人的时候,任少元不放心也跟过来了。太子便让他也一块儿叫上。

  花袭人笑了一下,由了他去。

  任少元就等在书房外不远,第一个就到了。

  他见礼之后,很识趣地没有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没一会儿,任平生在罗仲达的陪同下进来,看见书房内居然他两个女儿以及儿子都在,不禁拧起了眉头。他见完了礼,正要说话,却见太子对他摆摆手,让他坐了,却阻止了他开口。

  任平生只好皱眉坐着。

  又有片刻,清和郡主便同太子妃一起过来了。

  “容儿怎么到这里来了?”清和郡主见这阵势自觉有些不好,当即低声训斥起了任少容。

  “岳母大人稍安。”太子淡笑着环视一圈,道:“现在人到齐了啊……恩,孤先想问问岳父岳母大人,是不是府上有什么难处?以至于连一份像样的嫁妆也置办不动了?”

  任平生和清和郡主都是脸上一变,极为难堪。

  太子用的是玩笑的语气,但谁都能听出来,他这是在嘲讽。

  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