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郡主(1/2)

加入书签

  花袭人解释的足够清楚。

  太子殿下陷入了权衡。

  若以她这么说,一个病人缠绵病榻但却能苟活三五年的,但服用了她的宝露,健康是健康了,但却会在一年半载内,某一天睡了下去,就此再也醒不来。

  让他选,他自然要健康地活着,哪怕是活的短一点儿。

  任何一个骄傲的人,都不会愿意躺在病床上,遭受疾病缠身之痛、毫无尊严地苟活。

  “也就是说,其实你手上还是有一点儿那种东西的?”太子问道。

  花袭人摇头,道:“我需要时间准备。若是暗香来没有遭遇一把火,三五日就能给您了。殿下也应该能察觉到,我在暗香来所下的心血。”

  若非是心血,也不会因为被毁,而遭受重创,差点儿不能醒来。

  说道那一场火,她神色淡然。宋景轩脸色阴沉,看向任平生。任平生微怔,遂想起那把火是清和郡主的手笔,也沉着脸不语。

  此时此刻的任平生,心底依旧不能相信,自己今天听到的内容。什么宝露,就是不能续命,只要是让人保人不生病,就已经是绝对的灵丹妙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纵然有这样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花袭人手上。

  花袭人是他的女儿,他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任平生不禁走神,再次回想起记忆中在西北小院那个活波的爱缠着他的小女孩儿,虽然她的面貌在他的记忆中变得模糊,但无论如何,任平生也无法将那个小女孩儿与此时的花袭人联系在一起。

  “再说,如今是严冬,不是好时候。起码待等到开春,草木勃的时候。”花袭人并不愿意再谈及那场大火,将话题引到了清和郡主身上,便主动将这话题揭了过去,谈起了时间问题。

  太子点点头,问花袭人道:“这么说,你还是需要一个自己的园子?不能被人打扰?”

  “也不是。只要能安静些就好。”花袭人道。

  太子手指轻点桌面,目光闪动,盘算了半晌,起身道:“这样,你等孤的消息。恩,准备一下,或许皇上会亲自召见你。”

  “哦。”花袭人并不在意。

  任平生回神,忙道:“殿下放心,臣会让人仔细教导她规矩礼仪的。”

  太子笑了笑,摇头道:“差不多就成了。父皇绝对舍不得因为一点规矩就责罚她。”

  她有这样的本事,只要不是天大的过错,都只会得到纵容。

  任平生也明白这一点,口中却道:“总不能闹出笑话来。”

  太子不置可否,离开了归花院。临出府的时候,他随口问任平生道:“岳父大人当真不再领兵了?若是真的,那真是大梁的损失。”

  任平生心中有些踌躇,口中道:“如今大梁国泰民安的,边境也无蛮夷敢来,臣就算是想要领兵,也无仗可打,不如歇一歇。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不瞒殿下,臣也是倦怠了。”

  太子点点头,又问道:“岳父就一直这么闲着?”

  任平生迟疑一下,道:“臣听殿下安排。若是殿下有需要臣的地方,臣自然赴汤蹈火……但说句实在话,臣这辈子的功绩也算是够了,将来史书上也能留下一笔……臣如今更希望能将少元培养出来,为大梁尽忠,为殿下效命。”

  “孤懂了。”太子道。

  说话之间,太子和宋景轩二人就出了二门,上了车,离开了武阳侯府。

  武阳侯送完了人,一路沉思着,走到了正院,问清楚了清和郡主正在内室,便走了进去,挥手让婢女退下,坐在椅子上,把玩着一颗琉璃球,陷入了沉思。

  他进来的时候,清和郡主正歪在榻上闭目养神,身上盖着一床大红色如意纹的薄薄锦被,难得地没有起身相迎。

  她觉得自己这心中,堵的难受。

  就算是劝了自己多少次,将自己说服了无数回,心中也还是堵。

  或许,太子当真是有要紧的话,不适合她这个妇人听。

  她在深宫长大的,也知道许多时候,就该当自己没带眼睛和耳朵,不是什么事都要一清二楚的。稀里糊涂,才能活的久一点儿。

  但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她从归花院出来,理智告诉她出来是正确的选择,但她就是十分的不快。

  或许,是自己最近太累了,清和郡主想。

  任平生进来,她便没有起身。

  但任平生将伺候的人打下去,自己却坐在那里又不说话了,这让清和郡主生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