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另有前程(1/2)

加入书签

  丽娘最近都在憋着心气儿,一头扎在针线上,话都不爱同花袭人说了。

  花袭人也不想有人跟着她,便笑道:“如今家中里里外外都要靠吴妈妈辛苦,我就不麻烦她了。娘,我可是才岁就几十里路往外跑的主儿,您还怕我走丢了不成?”

  “京城不比乡下。”韩母关切的说了一句,也就随了花袭人的意,道:“你自己多小心留意。”

  花袭人点头应下。

  次日,花袭人在韩丽娘恼恨的目光之中,出了门,到了暗香来。

  柴通已经在里面等着她了。

  二人见了面,花袭人让老掌柜开了后面的院子,二人到院子中的桌椅上分别坐下了。

  柴通环视一眼四周,道:“这铺子和院子是你的?”

  “哦,我下租的,以后还要拜托柴大哥多看顾。”花袭人笑眯眯地道。

  柴通看了花袭人一眼。

  这才多久,他尚未寻到合适的铺子,她却不声不响地将铺子给盘下来的。他犹自记得,他也看到这个铺面,过来询问的时候,老掌柜还一口咬定不肯转让……

  柴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计较,只是说道:“我并不会经营。”

  “没关系,这里好歹有许多地儿,省了你住客栈的费用。”花袭人笑道:“那老的老小的小的,总也得有人给我看场子不是么?”

  柴通又不语了。

  他的确有一身武力,但一身武力用在看这么一家明显经营不善的铺子上面……他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但很快又将那不舒服给压了下去——花袭人雇佣他的价钱不菲,她的要求,只要在不违背道义的况下,他都应该遵从和满足。

  花袭人对柴通此时的表现很满意——她喜欢听话的下属。

  若是一个下属仗着能力对工作挑三拣四的,那样的下属她宁愿不用。

  “说说,你这一两个月,都有什么收获?”桌子上放着一盆兰花。花袭人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轻轻抚弄它的细长优美的叶片,感受着它对自己释放出来的善意和欢愉。

  柴通看着花袭人那手指尖,似乎看到了有什么绿色一闪而逝。再一眨眼,似乎又不是……他收回目光,道:“你并未说时限多少,所以我先去了西北大将军府,在厨上找了个劈材的活。”

  花袭人诧异地看了柴通一眼,随即点点头,示意柴通继续说下去。

  “西北大将军有嫡妻一人,妾室一人;其妻为清和郡主,育有一子两女:长女任少华已嫁于三皇子靖王为妃;子任任少元今年十五,已是文武俊杰;此女任少容。年十二……其妾室月姨娘,原是清和郡主从外买回来的婢女,生了一个儿子才六岁,由清和郡主教养着,取名叫任知舟。”

  花袭人微微点头。

  西北大将军府上的这些况。她大约都是有印象的。但那印象早已有些模糊了。比如说,她就不知道任大小姐已经嫁于了靖王为妃之事……

  柴通又道:“府上上下都说郡主贤惠大度,又主动为大将军纳了一房妾室,对庶子亦是教养严格……是难得的贤惠人。”

  这样听起来,的确很贤惠。

  花袭人问道:“哦,就没有别的说法了么?”

  柴通古怪地瞧了花袭人一眼,道:“这一次将军回府。仿佛大雷霆。上院众人噤如寒蝉,没有一句话传出来,谁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外厨房那种混杂之地,有一个烧火的老太婆有一次多饮了一口酒,糊涂地提起过府上原本还有一位庶出小姐,不知怎么的被郡主害死了。成了府上的禁忌……但她的话模糊不清,并不足以取信。”

  “这话当然不能信。”花袭人点头表示赞同:“郡主连庶子都能容的下,肯亲自教养,何况一个庶女?用那些正室夫人的话说,不过是给口饭吃长大。以后陪送一副嫁妆罢了,算的了什么。”

  柴通听花袭人这么说,嘴唇动了动,最后也没有说出什么。

  花袭人心中有了数,便放过了任家之事,问柴通道:“不知柴大哥可打听清楚了,一个孤身女子怎么才能拥有独立的户籍不曾?”

  “按照大梁律法,女子当先有三从,从父、从夫、从子,若这三者皆无,则须从族甚至从外族……”

  一个人,总有那么一门子亲戚

  若这些亲戚全部死光了……柴通沉吟道:“若无亲族可依靠,当然弄个独立的户籍也不是不行,但未免十分艰难。因而,你若是想弄户籍,不如找个人认亲……”

  花袭人打断柴通的话,皱眉道:“独立户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