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流言(1/2)

加入书签

  其实孟如嫣给任少容带来的烦恼,并不如任少容自己以为的那么严重那么多。就像现在,她虽然很烦也很恼,但依旧不肯真的想方设法去解决问题。

  她依旧是不肯努力多想一点儿。

  因而,在花袭人的提点下,任少容只是想到了要将这个消息告诉那个沈家玉雪,却没有想的更多更细致一些,也更稳妥一些。

  任少容无疑是个一直幸福的人。

  花袭人一边感慨,一边不免为她多操心一些,瞪了她一眼,恼道:“都说了你是妹妹不能参合,你怎么就没记住?这将消息递过去的法子多了去了,你何必亲自写信?也不怕你的信没出这府门,就被你娘给截住了……”

  “也是哦。”任少容吐了一下舌头,道:“那我再想想别的法子……恩,让蝉儿去找沈姐姐身边的丫头?”

  “回去问问你的嬷嬷吧。”花袭人有些头疼地道:“你的嬷嬷应该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吧?”

  “那当然了。”任少容立即道:“嬷嬷最疼我了。”

  每一个闺秀身边,都会一两个地位重要经验丰富的教养嬷嬷。这些嬷嬷看护小主子一起长大,将来基本都要成为小主子的陪嫁,因而无不十分忠心。

  她们虽然也会听从当家主母的,在主母问起的时候说一些小主子的报,但若是小主子嘱咐了要瞒着。而且是无伤大雅并不过分的事,她们也绝不会像主母告密的。

  任少容院里的嬷嬷好像是姓金的,家中原是内务府的人。后来成了清和郡主的人。金嬷嬷似乎很低调,只管将让任少容的院子看的牢靠,极少在外面露脸。

  但这样一个嬷嬷,绝对是有手段的。不然清和郡主也不会放心将性格比较单纯的任少容交给她。

  相信她会给任少容一个很好的建议。

  任少容也觉得如此,所以她信心满满地离开了花袭人的院子。

  没多久,沈家人果然听到了关于“孟如嫣看中武阳侯世子意图自救”的前因后果。消息再隐秘,沈家在京城再没有班底。也架不住有人特意告诉他们去听到。

  沈家人当然不会乐意。

  沈家因为与武阳侯府有了默契,已经明确地表态说不愿意让沈玉雪进宫。若是此时被人抢走了好事,眼看着要两头落空,如何会乐意?

  沈家在京城是没有什么人,但沈家不缺银子。

  不多时。关于孟如嫣的流就在街头巷尾传了出来,真是说什么的都有。

  有人说:孟二小姐不愿意进宫,宁愿随侍太上皇,也要反抗皇上的。因为人人都说她要进宫,其实都是假的,是觉得她生的美只有皇上配的上,而她本人却并不乐意的……也有人说,都是孟家人无耻,非要拿女儿攀富贵不过女儿是否愿的……

  又有人说。是皇上讨厌孟如嫣如此做派,讨厌孟家人这般嘴脸,故意给孟家难堪的。才让她去随侍太上皇吃苦头的,而孟如嫣不愿意吃苦,不肯侍候太上皇,于是正在匆匆物色各家贵公子的……

  甚至还有人说,孟如嫣其实喜欢上了个穷小子,心中有人。不想进宫,不知怎么被皇上知道了。才大怒要惩罚她的……

  总之,真真假假,都是孟如嫣的消息,很谨慎地没有将任少元给扯进去——

  若是将任少元扯进去,岂不是替孟如嫣推波助澜了?

  孟如嫣是京城第一美女。

  美人儿的话题,谁都爱讨论。因而,流越传越烈,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而这几种说法之中,最符合大众期望的,无疑是“美人爱上穷小子”这一种。

  流一开始的时候,还是说什么的都有,各种猜测乱飞,但说着说着,这市井民间都开始“相信”了这一种“美好”的说法,纷纷羡慕至极,以至于开始讨论起那个穷小子是谁来。

  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撞了大运气。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很快就有人开始证明,在冰会第一日,有人亲眼看到美人孟如嫣和几个穷小子在一家卖馄饨的帐篷中幽会,度过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呢……说的有鼻子有眼,真的让人不得不信。

  孟家气坏了,气势汹汹地找到京兆尹,要求惩治这乱说话之人。

  可流这种东西,一旦有了规模,哪有那么容易被压制的?京兆尹只能无奈表示,他们也没有法子。

  ——在这个达官勋贵遍地走的京城,在没弄清楚到底事背后是谁之前,他们肯定不会随意参合进去。这是他们的生存法则。

  南城。

  这是一家很小的院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