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美人之窘(1/2)

加入书签

  花袭人又何尝不知道这个规矩。

  想到此,她目光柔软,欢欣地向宋景轩说起这个月的成绩:“……虽然名品不多,但京城各家酒楼茶肆的用量也不少,且这些地方没有专门的花奴,更新很快,所以是我们的主要客户。我扩张的动作不快,只怕触动了原来那些供应商的利益,会小有麻烦。”

  “你不用怕麻烦。”宋景轩道:“这个暗香来,明眼人一打听就知道是我的产业。他们不值得为这点花草上的利益来得罪我。”

  人人都知道他宋景轩同靖王相交莫逆。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不好的说法,是人人都晓得,他轩美人是靖王的禁脔。靖王贵为三皇子,性格又一向光棍不肯吃亏,轻易之下,哪个敢惹毛他。

  上次靖王遇刺吃了个大亏,回头就将那几十具黑衣人的身体给拉到了皇宫门前,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给老皇上看。老皇上当即怒级,下令彻查,愣是将两个皇子连并整个朝廷京城给折腾的天翻地覆。

  其他的都不说,只两位皇子的那些无法摆在明面上的那些损失,就让他们二人心疼的要吐血,一时间又被老皇上盯的紧紧的,只能让出不少利益,夹起尾巴做人。

  唯一受益的,就是靖王。

  但靖王说了,他堂堂皇子,差点被刺杀而死,幕后主谋又没有揪出来被惩戒,若不给他写补偿,他怎么会乐意?所以,他占好处,占的大大方方的,硬是再让两位皇子又吐了一口心头血,咬牙切齿之余,还只能对靖王笑的兄友弟恭。

  花袭人眼睛晶晶亮,道:“原来轩公子的名头这么好使啊。这么说来,你只得一层干股。有些亏了呢。”

  她说起“轩公子的名头”,让宋景轩不禁耳朵一跳。但他随即将这一点不舒服给抛开一边,看向花袭人,道:“那你认为我该得几层?”

  “据我所知的规矩。若是你能解决一家铺子所有非正当竞争的麻烦,那么京城的规矩就应该是三成。”花袭人对于银钱并不太在意,又看在轩美人无上的美丽容颜上,很乐意地将利益多让出些给他。

  恩,轩美人摊上那么一家子,也着实像是可怜见的。

  她又道:“说起来,你完全可以像给这暗香来庇护一样,去庇护其他的商家。相信有很多找不到门路的商人会愿意手捧着大把的银子来找你的。”

  这话说出来,花袭人心中又难免啧啧感慨——一个郡王府,居然混的如此拮据。实在是……啧。

  她眼波流转,很好心地给轩美人指出了这一条弄银子的路来。就算不会太多,也足以改善他如今的窘境了吧?

  宋景轩闻目光一暗,没有对花袭人这样的建议表任何看法,而是继续说起了花袭人的前一个提议。道:“你的意思是,你愿意供给我三层的股份?那么,你可愿意重新拟定契约?”

  花袭人毫不在意地点点头。

  宋景轩看着花袭人,目光复杂。

  被美人儿这么“专注”地注视着,花袭人依旧嫩白稚嫩的面颊不免生出一些绯红来,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厉害——美人魅力。实在厉害的紧……

  花袭人一边心中胡思乱想,一边同宋景轩“深”对视,绝不因为其他而退让,笑容之中不知不觉地多出些什么来。

  宋景轩眼皮跳了一跳。

  再看花袭人唇边眼中的笑意,就又是他熟知的那种热纯净了。

  或许是自己看错了。宋景轩想。

  他眨了一下眼睛,道:“既然如此……你如今还有多少银子?”

  花袭人道:“一千多两吧。”

  宋景轩道:“我不要你说的另外的两成干股。代价是你将你这一千两银子借给我,用以后铺子里的我应得的分红来还,如何?”

  花袭人眨了眨眼,惊讶道:“轩公子,你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么选择,目光也太短浅了些!虽然这暗香来才盈亏为赢,这却是我刻意控制的结果。将来这暗香来二成干股的分红,绝对比一千两银子要多的多了!”

  “你难道不信我的本事?”花袭人瞧着宋景轩,怎么也不觉得他如此一个美人儿,会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还是,你有急用?你若急用,我可以借给你……喏,算利息的。”

  宋景轩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而这苦意又立即退了去,面无表地对花袭人道:“我的事,不必你来操心。你若是答应我的提议,就去找来笔墨,我给你立下字据就是。”

  花袭人再次瞧了宋景轩几眼。这一认真去瞧,便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