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 起底(1/2)

加入书签

  但武阳侯还是不能让人期待太多。

  不过一句不轻不重的叮嘱之后,他便辗转说起了找花袭人二人的意图:“不知接下来银行会有何规划?”他接下来的话中,就表示了家中虽有产业却都是一般稳固没有多少利润的,有存银怕留在地窖里霉不能升值,希望能有所投资,最好能入股银行。

  他看着花袭人,眼中流露出来的,就是问句,想问一问,这皇家银行,花袭人这二人又占了多少干股?

  他隐约打听到,花袭人已经将之前在西征商行的干股作价转给了皇上,而后所得银钱全部投入了银行……

  他这个女儿,简直就是……

  即便武阳侯心中已经无法将花袭人当成他的女儿后辈看待,即便其他方面都不提,想到花袭人于经济上的两三事,他心中就会生出无力之感,连感慨都不知道该如何感慨一样。

  “侯爷……”

  正待花袭人斟酌着如何回他之时,宋景轩接过了她的话,行礼问武阳侯道:“侯爷又非是无法面君,为何不直接向皇上问起?我与袭儿在那次靖王府旁听了几个掌柜问话之后,至今都未再参与任何关于银行方面的事了。”

  “即便是银行内部正在筹建的监察组,皇上传唤小婿,小婿也是另提出了人选,并未应下这份差事。”宋景轩似乎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说话婉转一些,但只可惜效果不佳,依旧是硬邦邦地让人觉得耳朵难受。

  武阳侯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看了。

  “皇上开明,对侯爷您更是心存敬意。若是能入股,侯爷您开口。皇上自然会应。”

  怎么会应。

  哪有那么容易。

  武阳侯打听过,那几家小钱庄全部都是某人独有的产业,京城所有够得上资格的权贵都打听过了,除了他隐隐猜测到的有花袭人的干股,这皇家银行根本就没让第三人插手过!

  他是皇上的岳丈不错,如今他的女儿在宫中稳坐中宫宝座,他的外孙则正健康长大听说已经露出些聪颖地苗头。很得皇上喜爱……他这个岳丈是实打实的军功在身。但却不贪恋权势,正值壮年处于半归隐状态也未曾抱怨不满……

  但即便是这样,有这些个依仗。武阳侯依旧不会认为,他能成为插足皇家银行中的第三人。若用一张战争做比,他分析来分析去,也觉得全无胜利的把握。

  而宋景轩作为承启帝的心腹。难道会不明白这一点?他说这样的话,是要等着看他这个岳父大人的笑话呢。还是想要借此堵住他的嘴?

  武阳侯如何能高兴的起来。

  但他又不能说宋景轩讲的不对。只能悻悻作罢,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他本来打算,即便进不了银行,也要问问花袭人。有没有其它生财之道的。如今谈话不顺,有宋景轩这个女婿在旁,他也无法再开口。

  依旧是任少元送他们离开。

  稍离了书房。宋景轩突然对任少元开了口,问他道:“你也觉得。如今武阳侯府需要更多的银子吗?”

  任少元愣了一下,没有立即回答,想了想之后,道:“不是人人都觉得,有了银子,将来不论如何,心中都会踏实许多吗?”

  宋景轩牵起花袭人的手,小心翼翼地隐隐护着,毫不避讳是在任少元面前,一边走一边道:“话说的没错。但武阳侯府的行事,却直接关乎宫里的娘娘和大皇子……”他说到此,看向任少元,挑眉用眼神询问其是不是理解认同这句话。

  任少元立即点头道:“的确如此。”

  宋景轩眼中闪过一丝满意,道:“侯爷不恋兵权,这很好。”

  武阳侯正值壮年,若是不肯退下来,顺利经营下去,定然会成为大梁军中的巨擘。那么到大皇子成年之时,其在军中的影响力绝不会亚于几年前的定国公耿老爷子。

  而耿老爷子身上最后生的事尚被记得清清楚楚的,有他的例子在前,武阳侯再把持军权,是想要做什么?承启帝是个厉害的,武阳侯手中兵权过大,只怕不仅不能给大皇子支持,反而会让大皇子被皇上猜忌教训。

  皇上英明,朝政不乱,民生蒸蒸日上,这大梁没个动乱的,又名不正不顺的,为臣的还能胜过为君的?

  “许多的银子,其实和许多的兵丁,是一样的道理。”宋景轩对任少元道:“皇上不曾打过仗,但于经济上却很有一套。他比谁心中都清楚,只要有了足够的银子,就能做成许许多多的事。”

  任少元闻神色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