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 进香(1/2)

加入书签

  承启元年五月初,徐清黎奉旨进宫,为徐婕妤,后、宫之中,也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

  而延平郡王与孟如嫣的婚期却被定在了十月底。

  圣旨下来之后,孟家接旨谢恩,越地低调行事了。孟如嫣也再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延平郡王于五月底行了侧妃礼,娶了一个将门娇女,却是从西边过来的,并不为京城所熟知。直到成婚之后,苏侧妃出来行礼见客,众人才觉,这位苏侧妃,生的美艳逼人,气质上透出来的爽利又娇柔的劲儿,实在一点都不比孟如嫣差了。

  孟氏明珠真的打错了算盘。许多人心中嘀咕着。

  更有朝中大佬们听妻子们谈论起这件事,露出嘲笑道:“那孟氏老儿原本也算是有能耐的……但他居然妄图依靠女子行事而不是用心教出一个儿子孙子来守家业,真是老糊涂了!联姻是可以,但小女子那点儿算盘打出来,实在都能让人笑掉大牙!”

  其实孟家老爷子也在恼孟如嫣:为什么要攀上一个不受新帝待见的延平郡王!哪家的公子不比延平郡王更合适!两个孙女,一个是英王妃,一个是延平郡王妃,听起来风光,但这两个王爷都是被新帝膈应的,孟家如此与他们连成一线,以后还有什么出路!

  但事已如此,再说什么也没用。

  孟大学士想起这两年,心中哀叹,难道孟家运数就到此为止了?回想起自己一生的经历,再想着眼下,孟大学士心思郁结,竟然是病倒了。

  待听到延平郡王所纳的苏侧妃以及苏家的消息之后,孟老爷子又挣扎着好了起来——他若是真是一命呜呼了,孟家的前程且不谈,肯定就耽误了孟如嫣的婚期了!

  孟如嫣再守孝一年出嫁,那延平郡王府的后院哪里还能有她的立足之地!

  为了这个孙女,他也必须撑着!撑着是撑着,但朝廷却是去的渐渐少了。任谁耳中整日里听到各种嘲讽笑话,又没有什么事儿可做,也是懒得出门,徒增不快了。

  承启元年的夏天来的早,去的缓,但总归是慢慢过去了。

  入了秋,一时间天气还凉不下来,正午时候,依旧格外燥热难安。

  中秋皇室家宴,原本没有孟家什么事儿,但就在家宴之上,苏侧妃干呕不止,御医查出是怀了两个月的身孕!而似乎是受到影响,皇后娘娘也跟着干呕了几声,御医不敢怠慢,忙搭脉细查,竟然也是有喜了!日子只比苏侧妃少些!

  双喜临门!

  而且,这也算是难得的缘分!

  上至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上,下到各个贵人,甚至是最下层伺候的宫女内侍们,无不欢喜高兴!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都觉得是苏侧妃乃有福之人,纷纷格外厚赏了几分!就连皇后娘娘也觉得这缘分难得,本来并不如何看重这位苏侧妃了,也赏下了许多东西,替她指了一名好御医负责她的身子,并嘱咐她方便的时候,进宫陪着说说话……

  这个消息对于孟家、尤其是孟如嫣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后宅的争斗,无非是凭着那几样。

  一是夫君的宠爱,二是持家大权,三就是子嗣。

  眼瞧着孟如嫣这个正妃尚未进门,侧妃这里就三样都占了先,饶是孟家人对孟如嫣有信心,此时也忍不住地着急了。

  中秋过后,英王妃要出门礼佛,到护国寺小住两日,便请了孟如嫣陪着一起去。孟如嫣本不愿意出门惹人瞩目,她显然比家里人更能稳的住,但英王妃却告诉她说:男人的眼浅,总不见面,多好的谊也会消散了。

  孟如嫣不想告诉他们,她与延平郡王之间并不是简单的男女分,但想了一想,也觉得也有必要见延平郡王一面,于是就答应了下来,于八月二十五日出了京,小车跟在英王府的车队中并不显眼,跟着出了京城。

  “出去了?”

  崇安候府,徐二夫人问道。

  一个婆子垂道:“是。跟着车队走的,很不显眼。咱们的消息是从英王府王妃院里负责路存冰的婆子给的,应是错不了。”

  徐二夫人点了点头。

  入秋了。

  经过一个夏天的消耗,各家库存的冰块已经所剩无几,自然格外珍贵一些。而且已经到了秋天了,一日里也不过是正午热的难耐一些,便是头面管事都没有资格再支使冰块纳凉了。能这么娇贵一点热都不肯经受的,肯定是重要的主子。

  备多少冰,大致就能看出,有多少主子。

  这个消息十有是准的。

  “我还以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