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 怒盛(1/2)

加入书签

  清和郡主将这件旧事翻出来,并不为给南顺侯府添多少堵造多少损失,她是想要通过这件事,通过韩淸元对此事的反应和处理,看出他内心的想法以及为人和性格!

  而她得出来的结论就是,韩淸元根本就是个拎不清的糊涂虫!

  是,如今看在南顺侯翻案替当今皇上立太子挣下不少功劳的份上,他这般低调拎不清,问题并不大,因为没有人想着来找他的麻烦,所以的确能够保证几年时间的富贵清闲没错。-小-说-

  但任少容嫁过去了呢?

  宫中有皇后娘娘和大皇子,承启帝连而立之年都未到,他将来必然会有许多子嗣,当然也绝不会全是皇后娘娘所出!眼下无所谓,但二十三十年后呢?那个时候是什么个情形,承启帝会不会态度有变,将来会不会有惨烈的夺嫡之争,这些都很难说!

  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而任少容作为皇后娘娘的嫡亲妹妹,所嫁的夫君若是个行事拎不清的,岂非是给敌对之人一个绝对好用的突破口!为将来计,韩淸元这人就不是佳婿!

  而一个行事拎不清的当家人,为人父,为人祖,如何教育子孙成器!

  如宋景轩这样的,多少年才出了一个!

  而宋家两代是不闻不问任其成长,只顾自己自在洒脱,韩淸元能做到对儿孙不闻不问么?很多时候,不教不怕,怕的是教错了方向!为儿孙计,韩淸元也不是个佳婿!

  清和郡主实在看不上韩淸元这样的。在她眼中,哪怕一个出身平平但知上进懂进退的举子都比韩淸元好太多了!

  任少容被清和郡主这一通说法给训的哭了。她的眼泪不声不响就流满了脸。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

  清和郡主见她如此难受也是心疼,缓了一缓,问任少容道:“你到底是看中了他什么,至于如何?若你是因为娘亲反对才……”

  少年心思,有时候就是要同长辈亲人对着来。若是长辈反对不允的,他们就越是要坚持。这样的例子多了。清和郡主不是不知道。

  但她真的说不出“准许”的话来。

  “他痛心所爱至于失态。又有什么错?后来不也是上书请罪了么?又将过错揽在了自己身上……”任少容不明白,为何清和郡主只是一味地说韩淸元不好。

  在任少容看来,韩淸元真的没有什么不好的。

  谁在知道自己曾经的心上人被自己母亲所害时候会平心静气而不失态?更何况韩淸元失态过后。不是依旧冷静了!不也是按照应该做的去做了!

  人若是在经受任何打击时候都不失态犯错,那得是个多么可怕的人!

  任少容不能服气清和郡主的评断。

  清和郡主一听额头上的青筋就跳了跳,立即想要发火,又勉强忍住了。道:“你是这么想的?”声音还是拔高了调。

  任少容咬唇,眼神坚持。

  花袭人闲坐了半晌。见这母女二人就要在自己的地儿吵起来了,不禁咳嗽一声,开口道:“容儿,你是不是忘了。韩淸元此时心中所伤所痛的,是另外一个女人?你不介意?”

  花袭人瞅了一眼宋景轩,道:“反正。我是很介意的。”

  花袭人如此开口,清和郡主忍住了暂时抿了唇。

  任少容微微一怔。点头道:“我知道啊。但薛姐姐已经没了呀?若是他轻易就将人给忘了,那才是薄情呢。”

  竟然连“薛姐姐”都叫上了。

  花袭人似笑非笑,问道:“若是韩淸元对你提出要求说……虽不能对外公布,但其实在他们韩家内部,在你与他心中,要尊薛氏为正室,为‘姐姐’,而你只能轮为‘妹妹’,在他心中只能作为继室呢?”

  清和郡主尚未听完花袭人的话,脸色就难看至极,几乎就要坐不住了!花袭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怎么会这般说!她想要发怒,又想起今日来的初衷,才坐住了,紧盯着任少容。

  任少容居然并没有因为花袭人这番话而觉得受多少刺激与侮辱。她不过是略有些不自在,目光有些躲闪,但神态之间总得来说,却是平静的。

  清和郡主只觉得全身的血都烧起来了,目光血红,如同发狂的雌豹,下一刻就会暴起将人撕成碎片!

  花袭人见状也有些转不过脑子,难以置信地道:“他真的跟你这般说了?”

  任少容摇摇头,低声道:“他有说过,会一直将薛姐姐视为妻子。”

  只是,没有提到别的。

  居然是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