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清晨庭训(1/2)

加入书签

  宋景轩如此声名在外,韩清元心中难免有些看法。

  空穴才有风,人人都那么说,那肯定就十有是那么一回事。再者,一个男人,长的比最美的女人还要美,算是这么一回事?也不怕别扭的慌。

  花袭人大约明白韩清元心中的想法,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回到韩家的时候,已经满是晨光。

  韩母已经早起,静静地站在院子中的石榴树下。

  见到韩清元三人回来,先是对花袭人和冷焰和蔼地笑着吩咐了几句“快点儿歇着”之类的话,目送了二人回了屋,再看韩清元时,她的脸色却是冷了下来。

  “娘。”韩清元抿唇,露出一丝心虚和慌乱。

  离得近些,他才现韩母眼底的深深的疲倦和失望之意。这让韩清元觉得十分难受。

  韩母仿佛是一夜未睡。

  她开口,声音黯哑低沉:“清元,你说,娘是不是不该要求于你?咱们一家人,就应该留下乡下,过简单朴实的日子,而后将那一柜子的祖宗牌位带到坟墓里?到地下的时候,娘至少还能跟你父亲说,娘将你们兄妹拉扯大,给你们成了家,没让韩家断了传承,虽然你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的韩家人。”

  她说一句,韩清元眼中的慌乱就多一分。

  到韩母说完,韩清元已经十分失措,失措中又有三分的委屈不解,双眼湿润,道:“娘,我只是不放心花妹妹在铺子里不安全而已……”

  他能有什么大错了,值得母亲说这样的重话!

  “你天资一般,若不比别人多努力十分,如何能及的上别人五分!”韩母眼神冷凝,道:“你告诉娘,你这一学期结束。在国子监排名如何!你告诉娘,就是看在你国子监学子的名头上,就是看在靖王的面子上,后年秋闱。你能不能中举!”

  “在那大柳乡,在那蒲城县,你是有少年秀才的那几分名头,那时候你自得你骄傲,娘不说你;但如今到了京城,你难道依旧不知道自己的才学有几斤几两!”韩母的声音越地冷肃,道:“你若是连这份自知之明都没有,娘也就同祖宗一起死了那起复的心,这就收拾收拾,回那大柳乡去!”

  韩清元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地掉下来。面色苍白,身子不稳,摇摇欲坠——

  他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

  国子监这一届有学生三十人,有名门权贵之后,有惊才早慧之士。都是年龄在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哪个不是拥有了秀才功名?他所骄傲的那点儿成绩,在其中只是最基本的!

  同班之中,有一位比他还小一岁的少年,出身且不说,已经是举人身份了!那少年写的诗词文章,韩清元甚至只觉得自己只能仰望拜读!

  虽然国子监的先生们从不排名。但韩清元渐渐也知晓,他的文才他的水平,应该就是同年级中最后几位!每次他听着先生们点评其他人文章的优劣,他甚至都有一种将自己的文章藏起来的冲动!

  也幸好,先生们因材施教,点出他不足的同时。也会提一提他的进步,这才鼓励着他一直努力下去。再想想他之前放弃乡试的冲动之举……韩清元唯有羞愤苦笑。

  就算他当时本着十二分认真心态去答题,也注定会榜上无名!至于后年的秋闱……他真的敢说自己有信心么?

  不,他不敢。

  而这些事,他从未同家中人说起。只说身在国子监的好处。

  此时被自己的母亲毫不留地揭露出来,韩清元只觉得脸上被谁不断地扇了无数个耳光一般,羞愧欲死。

  “娘……”韩清元艰难地开了口,却说不出别的话。

  韩母轻叹一声,道:“你天资一般,并不是做学问的天才。而仕途一道,应举是敲门砖。唯有进入了那扇门,才能谈及其他。你那份帖子是靖王府的,若你学业太过不堪,让王爷如何看你?他只认为你是那扶不上墙的烂泥,从而放弃你!”

  “他若是放弃了你……就算来日你从国子监毕业,顺利地做了一个微末小官又能如何?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能升上七品!”韩母的目光从韩清元身上略过,看向那东方天空升起来的滚滚红日,轻声叹息道:“祖宗牌位,究竟是没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么?若真命中注定要如此,为何还要让韩家有这一番际遇?”

  若没有这一份国子监的名帖,若不是同靖王府有了联系……

  若韩家此时还在大柳乡中,若韩清元还只是一个苦读书却中举无望的小秀才……若一切没有改变,她还只是那乡下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