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徐五(1/2)

加入书签

  估计安郡王也没有想到,他们不过是不甘心被遗忘而小小闹腾一下,结果却导致了这般严重的结果。

  “皇上君威日重了。”林宜佳轻叹。不然,又怎么敢放手去做这种事,却不怕出变故。

  “他很聪明,知道什么样的人能够信赖借重,而那些人可以被舍弃抛弃。”杨广北应了一声,又开口说道:“你大约不记得之前,岳父大人起复的时候,那前礼部尚书不是被免职了么?”

  杨广北提起的这个事,林宜佳想了好一阵才想起来。她愣了一下,问道:“这其中有那位尚书的事?”

  杨广北点头道:“他倒是有心,一直不曾忘了寻找机会。居然让他巧遇了你那位姑姑,而后给皇上上了密折。同样的,段嬷嬷一家人也是落到了他手中。”

  林宜佳微惊。

  从前先帝之死,虽然是个禁忌,但又有多少人在一直思量着其中的各种关键之处。而林媛儿的存在,无疑是关键中的关键。

  至于那段嬷嬷和她的女儿……皇上对皇后看重,若是知晓前事,怕也会在心头形成一根刺。

  “皇上……他知道了什么?”林宜佳微微咬唇。

  “皇上他这是难得糊涂,什么都不想知道啊。”杨广北的语气中有一些赞赏,也不知为何,轻轻摇摇头。

  他凝望着眼前的月色,过了片刻之后,才开口道:“计较前事,对于他没有任何意义。倒不如将这些消息卖给我们,换我们一心替他做事。”

  若非牵涉到林家和杨家,至少杨广北,并不愿意参合这种到应庆帝的这种政治整合中去。

  林宜佳听明白了杨广北话里的意思,紧了紧他的手臂,问道:“你那一支暗卫,真的没有关系么?”

  杨广北摇头:“盛京有底蕴的世家。谁家手上没有这些人。就是那看似没落的和亲王府,养的人并不比我的少……皇上他心知肚明,并不会因此而容不下。”

  “恩,这一次的混乱。也是他在清洗他手中的皇室暗卫。他即位突然,一直觉得有一部分暗卫使唤的不顺手……”杨广北轻笑道:“他居然邀请我替他执掌暗卫,倒真是……”

  胆大包天。

  林宜佳替杨广北补上了这几个字。

  杨家已经是权势鼎盛了,应庆帝一心想要中宫先有子嗣倒也罢了,居然还想将自己的刀交给杨家人……这不是胆大包天是什么?

  不过,听到杨广北这么说,她才算真切地放了心。

  她知道,杨广北在这场混乱之中肯定替应庆帝做了许多事,源远不止他同她提起的这些……但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好无恙地站在她面前。其他的,她并不想追究那么清楚了。

  “只是祖母她……”林宜佳将念头转向了家中。

  红月大长公主依旧处于昏迷之中。林宜佳能够感觉的到,杨广北站在她床前时候的那种悲伤。红月大长公主定然是遭了那段嬷嬷的算计,但……前因后果,杨广北定然自责难过。

  杨广北许久没有出声。

  林宜佳陪着他站在屋檐下。心中祈求着,红月大长公主能挺过这一次,身体无恙。

  但事与愿违。

  在杨广北回来之后,红月大长公主在次日悠然转醒,但却是油灯枯竭,回光返照。

  她看到杨广北完好地站在他面前,笑容虚弱却慈祥。将旁人都赶了出去,拉着杨广北说了很久的话。杨广北出来的时候,脸色沉痛,将兴国公请了进去。

  而后是杨广南。

  待杨广南出来时候,居然对林宜佳道:“大嫂,祖母请你进去。”

  林宜佳心中微愣。没有耽搁,立即走了进去。

  红月大长公主半卧在床,神色疲倦,却依旧有她身为大长公主的尊贵威仪。

  她看到林宜佳,威严淡漠地道:“本宫叫你来。是想要你答应本宫,若是三年内你不能替广北生个儿子,就要替他纳妾,懂了么?”

  三年……

  林宜佳这一瞬间想了许多,却是微微点头,道:“您放心。”

  “若是你将来做不到,本宫就是到了地下,也会回来找你的。”红月大长公主冷淡地道:“你出去,将所有人都叫进来吧。”

  林宜佳领命。

  待所有人都来到她床前跪下时,她将勉强好了些的瑞哥儿叫上前,伸手在他小脸上摩挲了一阵,见瑞哥儿有些害怕躲闪,她眼中一暗,挥手让瑞哥儿回到了苏宁柔身边。

  红月大长公主愣了一会儿神,从容不迫地交待安排了她的身后事,最后说道:“……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