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郭少失恋(1/2)

加入书签

  毕竟,他靖王看重的,并不是能赚多少钱。

  若是这次经营得当,就是商队打着皇家的名义,并不以他的名义,他也能得到无形的口碑赞誉。而万一弄的不好,怕众人只当他是商人,不落好不说,严重了还有怨声载道。而若是商队人员不纯,混进了其他的人……有怎么能弄得好?!

  亏本生意,不能做。

  这是靖王的信条。

  所以此时,就像万元帝不高兴,他也要坚持。

  万元帝慢慢将一盏茶饮完,挥手道:“既然如此,朕就不能批给你本钱了。”

  靖王立即喜道:“儿臣别的不多,就是银子还有一些。多谢父皇成全!”他跪在地上,实打实地给万元帝磕了几个响头。

  万元帝一挥手,让他起身。交待几句之后,突然也不知为何,剧烈地咳嗽起来。

  靖王大骇,连忙扶住万元帝,大声呼唤御医。

  太监宫娥听到动静,有人立即往外跑去,而有好几位冲了进来,等候吩咐。

  这一阵咳嗽,格外凶狠。待片刻平息下来之时,万元帝额头已经青筋直冒,满面潮红。

  “朕没事。”万元帝虚弱地道:“许是秋日干燥,难受了些。”

  “还是要让御医来请个平安脉。”靖王低声劝解道。

  万元帝没有拒绝,吩咐道:“只是别大惊小怪的,都来嘘寒问暖,朕烦的慌。朕年寿不久,时日无多,要做的事还很多,有的时间应付他们,不如多休息一会儿。”

  “我们也是关心您。”靖王此时不再有半点玩笑之色。

  “朕心中都知道。”远远的,万元帝看见了御医过来,就对靖王挥挥手道:“刚刚你说的商队,朕准了。你下去做事吧。”

  “是。”靖王应声离开。

  他出门的时候。御医尚未走到跟前,还在几丈之外。靖王脚步顿了顿,没有停留,从另外一个方面离开了。

  窥视龙体。是大忌讳。

  ……

  花袭人很快拿到了一份属于她的契约合同,眉开眼笑,十分欢喜。

  而民间朝堂之上,这个名为“临时战利品商行”的商队的建立,自然而然又宣起了一阵风。朝堂之上,没有沾到利益的,当然要哗然反对,只呼荒唐,但民间却是一阵欢呼之声——

  不管有没有家人上了战场的,“战利品”这三个字为嘘头。都要为民众津津乐道。再幻想一番一旦开战就有比平日便宜了近半的牛羊肉食,无不推崇欢呼。

  过了这些年的休养生息,大梁民间,也并非吃不起肉了。

  这一日夜晚,凉风习习。漫天繁星,正是四处活动一番溜溜墙根的好时光。花袭人脚步轻盈无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孟家附近,随意挑了一个大树,正要走上去之时,不禁抬了一下眉。

  那是一颗梧桐,干净光滑。气息清新,一向是她停留的选之树。

  这一颗树又格外高大挺拔,枝繁叶茂的,十分和人眼缘。花袭人记得,自己上次来的时候,也挑的这一颗树?

  今日。树上却多了一个人。

  花袭人走过去,利索地上了树,很快在那人面前坐下,笑问道:“三少某非是在这里窥视美人儿?”

  郭三少今日连夜行衣都没穿,只是一件蓝色锦袍。在夜色树叶的掩映之下,倒是并不显眼。他常年随手的那把有着华丽剑鞘的长剑被他坐在屁股底下,双手各抓一个酒壶,一口一口地喝着。

  他应该是喝了不少了,身上已经有了酒味儿。

  看到花袭人爬上来,郭三少没有惊讶,只是随手递给她一个酒壶,道:“陪我喝酒?”

  花袭人接过酒壶晃了晃。

  酒壶内酒水已经不多了,一晃哗啦啦的响。

  郭三少听到苦笑一下,仰头将手中剩下的一只葫芦内的酒水倒尽,而后将那酒壶随手往树下一丢,又将花袭人手中的酒壶夺过来同样倒赶紧后丢弃,道:“算了,酒没了。”

  两只酒壶一前一后在在树杈之间弹跳穿行,最后落到树下的青石板上,叮叮当当之后,随着夜风的吹动,不断地向前滚动,最后应该是落到了墙根边,才没了声音。

  唔,眉目颓废,眸含苦涩……这是失恋了?

  花袭人目光饶有兴趣地在郭三少脸上扫了扫,又顺着他苦涩的视线转头看向孟家府邸,问道:“哪一处是你嫣儿的院子?”

  “那边,中轴线上,靠近正院的那个大院子。”郭三少抬了抬下巴,轻声说道:“听说那是府中除长辈居住之处外,最好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