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卑鄙无耻(1/2)

加入书签

  “皇上将这两个人组合在一起,一个稳阵脚,一冲阵杀敌,看似配合搭配的很好,但任何事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郭三少挥手放声,颇有几分指点山河的意味:“万一两人不能通力合作,这场战争怕就不能如皇上所想的那般迅速大胜!要知道,草原人绝不是弱者!”

  “而万一战争陷入僵持……”郭三少没有继续指点下去,而是摇摇头。

  战争若是陷入僵持,谁都知道不是好事。

  花袭人眼珠微转,笑道:“三少,你师父连军事也懂得?他打个仗没有啊?”

  这个九阳老人,听起来就像一个传奇。武功高医术好风流潇洒都不说了,如今居然连军事都能指点了,是不是太厉害了一点儿?

  郭三少闻傲然笑道:“我师父当然懂军。当年,先帝开国之时,可是没少得到过我师父的帮助。若是论功行赏,我师父的功绩封个国公也是够的!只是他当年招惹了几家闺秀又不愿负责,惹了不少功臣恼怒,且师父出山只为天下早定,并非为荣华富贵,便在大梁初定的时候翩然离去了。”

  花袭人想了一想,便相信了郭三少的话。

  若九阳老人只是一江湖人士,怎么能惹了那么多的风流债后,还能逍遥至今?就算他武功天下无双,也架不住国家机器的征讨吧!他能逍遥,肯定有逍遥的本钱。

  “那你娘亲能将你送进九阳老人门下,还真不容易。”花袭人感慨道。

  郭三少闻点头,道:“是啊。那会儿不知有多少人想拜入师父门下,就连早年的几位皇子都动过心,但都通通被拒绝了。若非我娘砸下重金,我也到不了师父面前。”

  “收下我之后,师父更是再不出世,渐渐也就成为传说中人了。”郭三少有些感慨。

  “那也是老人家淡泊名利修身养性了。”花袭人随口劝慰道。

  郭三少点头。

  两个人边说边走,到了暗香来和郭府的分叉路口。两人便挥手分别,各自回去了。

  花袭人回到暗香来,轻易地现冷焰还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并没有睡。

  她轻笑摇头,弄出一点动静告知冷焰她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同他碰面,一头扎在了床上。

  折腾了这大半夜的,她也累了。

  次日,花袭人赖在床上起的晚了一些,便觉韩母和韩丽娘走进了铺子,神色之间有些不太好看,有着兴师问罪的意思。花袭人愣了一下,抓起衣服慢慢穿戴起来。

  她才穿好,韩母和韩丽娘便出现在院子中。

  没有花袭人的特别吩咐,老掌柜并不会自动做主阻拦韩母二人。

  花袭人迎出门去。笑容灿烂地道:“伯母,丽娘,你们来了!”

  韩丽娘见到花袭人,双眼通红怒气冲冲,上前一步就要质问花袭人。却被韩母拦住了。

  比起韩丽娘,韩母面容平静许多。

  她打量了一眼花袭人,皱眉问道:“你才起来?”

  花袭人衣服是穿好了,但头却还没有时间仔细梳理。她面色微红,羞赧地道:“一不小心就睡过了头……”

  韩母眼中闪过一抹光,对花袭人皱眉道:“你这规矩未免也太松散了吧?说出去难免有人说我这个做长辈的没有用心教导……袭人,依我看。你还是回去住吧。有我看着,也不至于让你越来越不像话。”

  这话是从未有过的尖锐难听,完全不像往日韩母对花袭人时候的宽容爱护的态度。

  花袭人愣了一下,淡笑道:“伯母教训的是。”

  “你先去洗漱吧。”韩母声音冷淡。

  花袭人笑了笑,让两人进去屋里坐,自己出去洗漱去了。

  洗漱回来。花袭人给韩母和韩丽娘斟茶倒水,问道:“伯母有事找我?是不是清元哥有事?”

  她才一问,便见韩丽娘再也忍不住地抢过话,道:“花袭人,你为什么要让哥哥去参军!打仗那么危险的事。你凭什么替他做决定!啊!我哥哥哪点儿对不起你,你要让他去战场上送死!”

  韩丽娘越说越是愤怒,青葱手指指着花袭人,几乎点在了花袭人的额头之上,到最后愤怒声中夹杂上了哭腔,悲声道:“花袭人!你倒是说话啊!你说你怎么能这样!”

  “卑鄙无耻!”

  韩丽娘吐出这几个字,收回手,捂脸哭出了声。

  韩丽娘一开口,花袭人便听出了她是为了什么来的。她并未辩解,安静地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