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盘问身世(1/2)

加入书签

  任大将军漫不经心地用茶,听着老账房低声向他汇报。

  他像是坐的有些无趣了,起身走到窗前,拉开半扇窗,依着窗看大街上人来人往。

  任大将军一眼就看见了正在同柳成志说话的花袭人。

  他从上面看向去,看到花袭人微微抬起青葱般的俏丽面庞,阳光洒在她的笑容上,笑容柔和而纯美,让他不自禁生出一种恍惚,想起了心底逝去的那一抹伊人影子。

  “花妹妹……”

  这个小娘子也姓花?

  任平生怔愣一下,不禁眯着眼,细细打量起站在台阶下的少女来。

  她约莫十二三岁,像是才抽条长个子,身形显得些微的细长,只是还很稚嫩,并未开始有少女窈窕的样子。面庞眉眼之间,仿佛有那一抹影子,再细看仿佛又没有,像原来的影子不过是错觉……

  姓花……

  任平生眼睛再次眯了眯,招过老账房,问他道:“那个小娘子好像是暗香来的小娘子?知道她什么来历么?”

  “哦,属下知道一些。”老账房往下看了一眼,道:“她姓花,闺名换做袭人,在富贵大街弄了卖花的铺子,叫暗香来,生意很不错。表面上呢,那暗香来是轩公子的产业受轩公子庇护,其实她应该还与靖王有关。上次靖王和轩公子在蒲城县山中打猎时遇刺,听说是她及时带人杀到,救了王爷和轩公子的性命。”

  “她原来在蒲城县就是卖花的,到了京城之后,就接手了暗香来的铺子。”老账房知道不少:“开始只有王爷名下的产业从那铺子中采买花卉,但后来因为她的花卉的确不错,加上给王爷面子,许多富贵人家也开始从那里下订单。惠胜楼也从她那里下了一些订单。”

  老账房指了指一盆高几上安静开着幽兰小花的一盆兰花,道:“将军你看这盆兰花,买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花还开着,没有半点凋谢的样子,虽不是珍品,也实在难得。”

  “知道她的身世背景么?”任大将军问道。

  “将军您这是?”老账房再看一眼花袭人。道:“跟她说话的是酒楼的知客,也是从蒲城县过来的。两人看起来很熟悉,一会儿王将军将他叫过来问话就是。”

  顿了顿,老账房愧疚地道:“当年将军将小姐托付给属下照看,结果小姐走失几日后属下等才得到消息,实在失职。这几年属下洒下人手去找,却失踪没有线索……属下愧对将军。”

  当年他收到那位小姐失踪的消息之时,已经是三日后了。

  三日后再在偌大的京城找一个走丢的小丫头,哪有那么容易?虽然王妃辞确凿地说那位小姐是自己离家出走的与她无关,并出示了诸如银两饰衣服一同丢失为证据。但他们这些忠于将军的人却并不相信——

  别不多说,这深宅内院的,一个小姐哪有能耐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找了一阵子未果之后,他们心中都认定,那位小姐怕是已经被害了。一位郡主。足以抹掉一切痕迹。

  当年他们将这件事告诉任大将军之后,任大将军只是让他们追查,却并未下死命令的态度来看,任大将军心中只怕是同样认为那位小姐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再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话,除了破坏将军与郡主的感外,再没有别的意思了。

  所以。他们这些的确查了一阵,却并未深挖。

  哪知今日任大将军又因为一个姓花的差不多年纪的小娘子,又想起当年那位“离家出走”的小姐来。

  任大将军没有责怪自己的老部下,而是安静地看着楼下那个少女娇柔巧笑。他记起来,就在没几日前,他还在暗香来的门口见过她。那时候。他不知道她原来也姓花。

  姓花啊……

  任大将军不知是不是错觉,越看越觉得这个女孩儿和当年的她相似,都有着同样柔而明亮的笑,能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明朗欢快了起来。

  楼下的少年少女说完了话,便分开了。

  有人喊了少年进去。少女便摆了摆手,融入了街面上的人群中,背影愉快而轻盈。

  “将那个知客叫上来,我有话问他。”任平生吩咐道。

  老账房出去吩咐了一声,回来同任平生说道:“那个知客是酒楼二掌柜柳原田的侄子,叫柳成志,来酒楼近一年了,从打杂做起来的,扎实好学,人还不错。”

  “恩。”任平生对柳成志并未有太多兴趣。

  他返回桌边坐下,没等片刻,便有人将柳成志领了进来。

  待其行礼之后,老账房开口替任大将军问话道:“成志啊,你与暗香来的小娘子是同乡吧?”

  柳成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