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六皇子(1/2)

加入书签

  这一位正是昨日在暗香来里那个问了花袭人很多却什么也没买的贵公子。虽然最近看多了俊美公子哥儿有些审美疲劳,但她对那块黄水晶还是很有印象的。

  珍贵的黄水晶不是没有,但用来当做玉佩一样挂在腰上,还是很少见的。

  “那是谁?”花袭人问徐清黎道。

  徐清黎不如花袭人的眼神好。她辨认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道:“我往日不怎么出门……”而后看向付妈妈。

  到今日,付妈妈已经从徐二夫人身边退开,基本上成了专心侍奉徐清黎的人了。

  付妈妈轻声道:“若是老奴没有看错的话,那位是当今六皇子。”

  六皇子,德妃的儿子?

  有薛家血脉的那位皇子?

  “他来这里做什么?”不等花袭人问出来,徐清黎就出声问道。

  付妈妈摇摇头,道:“老奴不知。”

  这里是皇家寺庙。其实六皇子的来访并不能算是稀奇。只是撞见了,难免会好奇一些。

  两人在山顶注视着六皇子礼貌地扣了山门,而后见院中的主持大师过来迎接了他。主持大师本该在替徐二夫人讲经吧,他出来了,徐二夫人当然也就紧跟着出来了,恭敬地向六皇子行礼问了安。

  估计六皇子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徐二夫人,站在那里同徐二夫人寒暄了好几句,才被主持大师请进了讲经堂的内室。

  “唉,清黎姐姐,你要不要躲一躲?”花袭人蹭了徐清黎一下,问她道。“这才第一站,你现在可还该是一个躺在僧房出不来的病人呢。”

  徐清黎心知花袭人是揶揄,却也紧张纠结了一下。

  付妈妈便过来道:“小姐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回僧房去。也免得有人瞧见您,需要解释。”

  徐清黎想了想点头应下。

  那六皇子才进内室,应该没那么快出来。而他的跟班们的都聚在别处。应该不会撞见她。

  “但袭人你呢?”徐清黎问道。

  花袭人摆摆手,道:“我再在这里待一会儿,一会儿再回去找你去。”

  她不是徐清黎,需要避人。

  秋高气爽的。她很想在山林之间独处片刻。她并不跟着徐二夫人她们在寺庙僧房中住——之前徐二夫人的计划就是出门的条件好的大寺庙就住两三天,条件不好的小寺庙就是住一晚或者不住,以时间来表达诚心。

  徐家这一行人是打算在这里住上两晚的。

  花袭人没那闲时间费在这里,看完了景山风景之后,当日就准备城的。待徐家到下一个目的地时候,花袭人才考虑着去不去汇合游玩。

  徐清黎带着付妈妈和紫苏半夏两个丫鬟下去了。

  四周顿时清净起来,耳畔只能听见微风流动的轻微声响。

  花袭人坐在凉亭的美人靠上,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而后放空。什么都不去想,努力将自己融进这山风山野之中。

  树林仿佛还在述说着对原来扎根的故乡的思念之,山风之中充满了思念忧愁的味道。这种味道无法感染花袭人,她一动不动,仿佛没有了思维一般。什么都不想。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很久。

  花袭人睁开眼睛,调整了一下坐姿,皱眉朝下面的山路看了一眼:那位六皇子过来这座虽然高却很空旷的凉亭做什么?难道也是要登高望远?

  花袭人微微皱眉,从那凉亭的廊柱下起身,沿着另外的一条并不怎么宽阔也没怎么休整过的小径轻盈地往下下山去了。

  而在山路之上,六皇子无意间仰头向上看了一眼,见到一抹淡绿色一闪而过。不禁疑惑地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刚刚上面有人?”

  几个侍卫模样的人都摇摇头。

  六皇子没有语,而是加快步子往上走去。景山本就不高,几人很快登临山顶,六皇子细细往山下看去,果然找到了一抹淡绿色极不易觉的影子在浓密的树林中时隐时现,不禁道:“之前果然有人!”

  也幸得是深秋。树叶草木都已经泛红泛黄。不然,那一抹轻盈穿行的淡绿还真难以现。

  一个侍卫顺着六皇子的目光往下看了看,道:“应该是徐家的哪个丫鬟溜出来玩的吧。”

  六皇子瞧着那身影有些熟悉,却没有多想,将视线从那抹淡绿上移开之后。在山顶站的笔直,向南眺望着繁华的京城,久久不语。

  花袭人并没有在意六皇子的视线。

  她回到了僧房,陪了徐二夫人和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