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逃出生天,又如虎穴(1/2)

加入书签

  魏索微微一用力,便将密道的出口给打开了,万幸的是上面不是那种经常公共厕所所用的蹲坑,而是一个木桶,和现代的马桶有些类似。

  刚刚韦小宝没有推动的原因可能刚刚上面还有人坐着,因为魏索闻到了一股十分新鲜的臭味。

  魏索捏着鼻子从茅房里面走了出来,韦小宝和茅十八紧随其后,也跟着出来了。

  三人随后顺着后门来到了大街上面,这个后们是丽春院专门为那些**作乐之人准备的,防止他们的媳妇前来捉奸。

  丽春院能够成为这扬州城首屈一指的百年老店,与他们无微不至的的贴心服务是分不开的,心系客户,才能然客户心怀感激,才能保证丽春院正常的运转下去。

  来到大街上面,魏索见到茅十八的腹部已经被鲜血所染红,这样很容易被其他人注意到,对自己十分的不利。

  茅十八是自己任务之中的一环,魏索可不会让他有一点闪失,随即命令韦小宝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遮挡一下。

  目前,让茅十八远离丽春院离开这里是主要的目的,一旦茅十八有什么危险,自己的任务也完不成了。

  想到这里,魏索便四处的打量了起来,准备叫一辆驴车,好把茅十八送到他该送到的地方。

  不多时,魏索发现了一两驴车,魏索急忙的拦了下来。

  当魏索准备掏钱的时候,突然的犹豫了起来,片刻之后,面向了茅十八,说道:“大侄儿,身上有钱没?”

  茅十八随即从身上掏出了一锭银子,大概能有十两左右的样子。

  此时,韦小宝突然的将茅十八拿出的银子从新塞回了他的怀中说道:“作为一名英雄好汉,怎么会用大哥的钱。”

  说罢,韦小宝便面向了魏索。

  魏索暗中白了韦小宝一眼,心中咒骂道:“你知不知道你爹赚这点钱有多困难。”

  但是为了自己的任务,以及自己日后的计划,魏索极为不情愿的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扔给了车夫。

  车夫笑嘻嘻的结果了银子,便张嘴问道:“几位去什么地方?”

  茅十八此时已经几位的虚弱,缓缓的开口说道:“德胜山!”

  这德胜山在扬州城西北方向三十里外,起名字来源于南宋期间,打了一场胜仗而被称之为德胜山。

  这车夫一路上把那场胜仗滔滔不绝的想魏索讲起,还说了还有一种山,因为在那里常年打败仗,所以被叫做常败山,后面因为这个名字不好听,改名为长白山。

  在魏索的不断的催促下,那条驴子也十分的给力,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来到了德胜山脚下。

  车夫拉住了缰绳,对着魏索说道:“到了,这里便是德胜山!”

  魏索三人缓缓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这德胜山之后,魏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看着这个不过十多丈的土堆,疑惑的问道:“你确定这里是德胜山而不是德胜坟?”

  韦小宝随即开口抢着说道:“这里确实是德胜山,这一里面有一座庙,供奉的是一代妓后,梁红玉。每年我娘都会带我来这里拜祭,保佑自己的姐妹们,客人不断!”

  茅十八望着小山堆缓缓的开口说道:“看来这里确实就是德胜山了。”

  魏索打量了一下周围,随后开口说道:“这个地方还算是比较的偏僻,那些盐枭就算在神通,恐怕也找不到这个地方。”

  话音刚落,魏索突然发现在驴车上有一张纸,随即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那车夫看了一眼之后,随即的笑道:“这是大街上发的公告,上面写着最近发生的大事情。”

  魏索无奈苦笑,这不就是大街上发的传单的,不够这种比自己的那个时代要好上许多,这是报纸,而自己收到的全都是广告!

  有意无意的瞄上了两眼,魏索突然发现在上面有着一个通缉令。

  魏索随即看了两眼,上面有着一个用毛笔的画的简笔画,虽然十分的简单,但是却极为的神似。

  官府所要统计的人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个茅十八。

  看到这里,魏索才突然的想了起来,茅十八确实是官府的通缉犯,好像在这里要与什么人比武,才越狱来到了这里。、

  他身上的伤,很有可能就是越狱的时候造成的。

  这德胜山岁下,但是五脏俱在,有茶楼,有驿站,在山顶之上,还有一个废弃的钟楼。

  魏索再次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在茶馆之中,有两个人的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而写那两个人的头上都带着白头绳,腰间同样也扎着一个青腰带,与自己见到了盐枭的装扮一模一样。

  魏索随即搀扶着茅十八,来到了上面废弃的钟楼之上,用一个废弃的门板当做**来让茅十八休息。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茅十八微弱的说道。

  魏索摆了摆手,说

章节目录